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散文----斯 是 陋 室  

2012-09-04 10: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必说从前住房只有十平方米,三代人挤于一室,苦不堪言。随着人民大众生活逐渐得到改善,我的生存环境也有所变化。就说眼下,新单位分给我两室一厅,面积虽大大增加,但我仍犯难。家人共五口,如何安排颇费脑筋?两室中较大一室,勉强置放两床,给我母亲与大儿子住。客厅给了小儿子学习、就寝两用。我与妻住了另一室,这室只有九平米,横着放床关不了门,竖着放床过不了人。好在室内家具简陋,除了床,只有一张条形书桌,简单明白,以至于一只老鼠夜半误入其室,这狡猾的家伙以为室内物杂可随便安身,谁知无处躲藏,被我轻易擒获,这确实不是笑话。

随着社会的进步,我添置了一衣柜。虽是衣柜,一半装衣,一半用来装书。书多了之后,感到有必要另添一专门装书的书柜,然而更使我犯难!书柜放在哪里才好呢?有朋友建议请木工根据环境定做,尽量向空间发展,此言有理。书柜一面紧挨条桌,一面向床。书柜四条脚就必须升高两个,否则不是柜门打不开,就是人没地方站。依照现行设计,不但节约了占地面积,而且坐在床边便可查阅书籍。本想用一张宽一点的大桌替换条桌,但是不行,桌宽过不了人。条形窄面书桌不能退役要保留。条桌还有个好处,下空,可放一椅,是小而硬的那种木椅。即使有钱能买回坐着舒服的高靠背皮椅,路就完全被堵塞。当然即使如此“精心”规划,毕竟室内面积太小,有次文友造访,让别人坐下,我就只好站着。他要我替他找材料,我不得不两次从床上翻过去翻过来,累得满头大汗,也使得他坐立不安。

我好歹还是个读书人嘛,不要说居室要有氛围、要有品位,至少要有文化特点。我依据我的所有,尽力而为。寝室临客厅那面是玻璃窗,睡觉时必用窗帘,我不用窗帘,用名人名画贴上。有梵高的、毕加索的、塞尚的、达芬奇的,这些名画来自于一本旧挂历,不花钱又恰到好处。古色古香谈不上,能增添一点点文化氛围就不错。进门处挂一幅字,是者著名戏剧家马少波的墨宝。有一年我写了出川戏,虽谈不上精品,但消息传到北京,引起文化部副部长吴雪的兴趣,他想来乐山看戏。临行前因有外事安排不能成行,就委托文化部艺术局林毓熙处长和王文章同志(现任《中国文化报》主编)代劳。二人入川看戏回京,回去一宣传,马少波老也想来看戏。看了戏后他感到满意,让我们陪他上了峨眉山,夜宿红珠山宾馆。人们得知他不但是戏剧家,而且是书法家,一定要他写字。在写的过程中,他夫人李惠中女士(《剧本》月刊编辑)提醒马老不要忘了剧作者,马老这才提笔给我写下 “山不厌高,水不厌深”。我挂在显眼处,作为座右铭,提醒我要谦虚谨慎,继续努力。正上方壁上挂了一幅书法单条和一幅画。单条是当今陶印家周又郎先生赠我的墨宝。说来凑巧,周先生是剧作家,他写的《朋友之间》曾闻名全国,他是峨眉山人,在温江文化馆工作并退休,他长于写农村戏。八十年代初我在省编剧班学习,听他讲过课。一九八七年全国现代戏年会选中我写的《桃村新歌》为大会演出,他看后即兴挥毫,写下“集时代风云于笔端,吐生活气息于舞台”。周先生对我的褒奖,被我看作是对我的鞭策。画是我同学吴耀赠我的。当我调到乐山工作,他准备送画给我,但不知我喜欢画什么内容。我出了个题,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他用写意手法,近处画浅丘,有田有地,草木稀疏,一派闲静;远处天际孤帆,彩云游曳。这画我颇喜欢,因为基体现陶文精神。

我这人很怪,见好诗词要抄并张贴,不抄不快;学者谈天说地、谈人生的文章,我要摘录其要,不摘录也不舒服。比如台湾学者南怀谨所著《老子他说》中,引用曾国藩的诗很有意思,于是抄下张贴。其诗是:“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 这诗是曾国藩劝他的兄第曾国荃别太张扬,要见好就收。对任何人都有启迪作用;有时写上自己的心得,抒发内心情感,如写完《苏东坡与王安石》后,言犹未尽,再写上“题记”:“这是一段疗救自己与疗救别人的故事;一朵现实与理想交媾的云彩;一声啼血的呼唤;啊!自设的梦境,化而为之寓言,悲夫!” 有时灰心,将顺治皇帝写的“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抄写贴上;有时自豪,以为写剧本可以“高台教化”,很了不起,于是写出 “社会如果生病,用什么去疗救,政治家由用权术,医药家用医术,戏剧家用艺术” 这种话来。如此等等,乱七八糟,贴于书柜玻璃窗上,不断写,随时贴,常常换,方寸之间,天开地阔;人生哲理,咫尺可见。刘禹锡著《陋室铭》,言他的陋室不陋,“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而我的陋室正相反,“鸿儒不愿来,白丁常常有”。“引车卖浆者流” 常来,对我认识社会、认识人生、丰富阅历大有好处。

因此我居陋室而无怨,乐天知命,不知老之将至,岂不快哉!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