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长篇小说<<菩提山下>>---- 14 人生 病态 冯致英 >>  

2012-09-23 20:4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员们进入化妆室准备化妆的时候, 申东河铁青着马脸宣布, 今晚暂停演出。众惊讶地问“为什么?” 申东河无可奈何地回答:“云秀香突然生病, 要改戏来不赢。”      

剧团最怕出这种事,不但减少剧团收入,而且影响剧团声誉。这就是剧团的特殊性,排一出戏主角只能是一个,最多几个,不能人人都能演。即使能演,台词、唱腔、动作那么多,再聪明的演员临阵磨枪也不行。不像别的行业,某教师生病,或某工人有事请了假,很容易找人代替。正因为剧团特殊性,主角就与众不同,当作骄傲资本,甚至要挟组织。人吃五谷生百病,主角是人,也会临时生病,是真病还是假病,常常造成真假难辨。

云秀香没有红绿出名,但是她戏路宽,能唱青衣旦、奴旦、花旦、刀马旦,她演《英姑》中女主角英姑,要有武功基础才行。单是其中一样开打、翻跟斗红绿就不行,蒋致英、蝴蝶也不行,没人替代。改戏观众不答应,所以停演,虽是下策,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云秀香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若是真病那就无话可说;若是假病那就要问个为什么。矛盾关键在什么地方?要作怎样的工作?那是领导的事。像方尹通之类,唯恐天下不乱,演戏不演戏与他关系不大,打板子打不到他名下来,相反,还有好处,不演戏可以补补瞌睡。

载昆认识人不多,打牌他不会,喝酒进馆子他不喜欢,只好去找古老夫子吹牛,可偏偏他不在。后来才知道老夫子被老戏迷拉进酒店去了。载昆懒洋洋的回到住地,想不出如何打发今晚到明天的日子。于是斜躺在床上,摸出一本《丁治棠纪行四种》随便翻翻。丁治棠是他的号,本名叫丁树诚,四川合川县人,光绪五年中举人,任过仪陇县学训导。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卷三《留住录》中,以日记形式真实记录了清朝末期成都、合川演出川剧的情况,极有史料价值,比如:

“……十八日,晨阴,午晴。到火神庙观戏。演《举禹鼎》一场,差悦目……十九日,午后在王家坝看宾乐班。王家坝,乃街中一隙地,未起屋,留作公会戏场。人山人海,几无立足处。演《活捉三郎》一剧。扮三郎者,身法灵活,随媳娇手翩翩舞,如提风灯。……午后到湖广馆看文星班,演《玉石琵琶》与《挂画》、《调叔》三出,扮小旦张四娃登场,声、色、艺俱擅,可为诸旦之冠。……二十六日……看文星班。观剧人夥,万头攒簇,庙坝为满,茶担木凳,无隙可坐。立看《空城计》一出。看《八郎看母》,扮茶氏者为张四娃,唱口铿锵,累累如珠洒盘。是时人涌如潮,吹哨喝彩者,应声四起。女边坐凳,随挤而倾,诸茶担为之震摇。一国如狂,信有目共赏之名优也。……诸友邀至同春园看三庆班,演《查关》、《铁弓缘》、《摘缨会》诸场,声艺绝顶!”

载昆正看得津津有味时,冯致英来到。她站在房门口并不走进,载昆埋头读书,停了好一会仍不知她来到。“哎呀,我说这个人啦,看什么这样起劲!人来招呼都不打一个。”

“啊,致英姐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请进,请进。”

载昆合上书,旋即站起来作个请进的手势。两人都哈哈大笑。

致英走到床前,见室内连一个凳子都没有,就顺势坐在床边上。“我说载昆,改邪归正了,专心在看什么呢!看得好起劲,该不会在看黄色小说《少女之心》吧!”

“我从来不看低级庸俗的所谓小说,我看的是丁治棠写的《随笔》,致英姐看不看?”

载昆顺手把书递给冯致英。“恐怕我看不懂吧!” 她 随手把书还给载昆。

“你一个人难道不寂寞?”冯致英改变话题问。

“有好书看,不会寂寞。”

 “真话?假话?”

“真话!”

 “哄人!”冯致英说。“二十好几了吧,完全不想女人?”

“致英姐取笑了,” 载昆简直料不到一个中年女人会问“想不想女人”这种怪问题,弄得他耳烧面热。更有层意思,这女人的丈夫洪泰民长期在家养病,她一人在外已经怎能长时间忍受孤单与寂寞?她说话那么大胆,是否有意试探于他?不曾熟悉剧团和演员的载昆,心情一下很紧张,不知冯致英接下来要说什么。

“人家来找过你几次你都不在,我替她问你……” 冯致英的话载昆更不懂。     49

“你说‘人家’来找过我,‘人家’是谁?”

“素玉呀,难道你连她也不认识?”

“认当然认识, 但不知她找我啥事?” 载昆心跳明显在加快。

“你们之间的事我一个局外人怎么知道?” 冯致英一本正经地说。“她找你有啥事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她是个好姑娘,你不会上当……或许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我认为你不应该乱接触人,与其被人利用干不讨好的事, 不如干自己的正事 , 何苦让人家替你担心, 你说是不是。”

 直到现在, 载昆才弄明白冯致英来的目的和她的“庐山真面目!”

 她是为了下午的事而来。载昆和红绿、严中在一起,后来又一起去吃饭。吃过饭还与好多人一道,去到农民家中耍,还去摘樱桃。这个时候或许素玉来找过他。冯致英和云桂香把红绿当成眼中钉,载昆恰好成了她们关注的对象,今晚冯致英来就是一个警告。

见到载昆沉默不语,冯致英明白她不轻不重一番话起了作用。

人说“响鼓不用重锤”,点到为止,她不便多说,怕造成载昆心理逆反,弄巧成拙。正欲离开时她发现载昆的被子很脏,被子一角还撕破了一个洞,冯致英动了女人与生俱来的怜悯之心。她口中叫着“好脏好脏”,边动手把被子外面缝的包单的线拆了,这就把被单与棉絮分开,她迅速将包单折好,拿在手里。载昆愣住,她怎么像家庭主妇那样随便,爽快,想帮忙也不问问!这同刚才那种刻意的狭隘,前后判若两人。对于人来说,特别是女人,天性就不适合勾心斗角,所以女人一旦成了政治家,这个女人就不是真正的女人,就不可爱。女人之间当然会有矛盾,但不会无缘无故。或是为了工作,或为了恋情,或为了家庭,属于人性化范畴,不影响女人之可爱。

冯致英刚走到门口,回过头来笑了笑说:“我给你洗最后一次,下次该是‘那个人’帮你洗了!” 走了几步她再次回过头来凄楚地补一句,“恐怕我……活不长了……”

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句不吉利的话,久久萦绕在载昆的耳畔。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