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长篇小说<<蟠龙镇>>----三、学校不再安宁  

2012-08-19 16:2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昆终于在一九五七年考上蟠龙镇初中。这一年更是多事之秋,“反右斗争”在老师中展开。

校长姓曾,样儿不怎么样,脸上的肉松驰,大约是喝酒所致。常常戴一顶鸭舌帽,给学生一种歪戴帽儿斜穿衣不正派的感觉。代昆他们刚进学校,甚至还没听过他讲一句话,凭直感,觉得要划右派应该是他。要问右派是甚么样儿,他就是。

校长、副校长、主任去县上学习三个月。副校长、主任回到学校,曾校长没有回来,学生更以为他不但是右派而且丢大牢了。

可是过了一个月,代昆在川主庙外面碰见曾校长,学生认识校长,校长不认识学生。代昆向心目中的“坏人”行了个礼。曾校长点了点头。他瘦了,眼泡拉得长,下巴突出,仍戴一顶花呢鸭舌帽。走路和以前一样,不紧不慢。

“曾校长不是右派!”代昆向同学校解释。“右派不会在街上逛的,我看见他在街上。”

曾校长不但不是右派,还是有两下子的校长。讲课可以,讲话生动,能写一手柳字,学校的校名就是他的“杰作”。高年级的同学向新生作介绍时,还说校长的语文教得好,读了不少书,又善于发挥,唱歌是拿手,除了登台唱歌还长于演戏。演《三月三》歌剧里那个伪军官,抱酒罈子,醉态逼真,调戏妇女,流里流气。

图书馆新出现了一个穿着红毛线衣,年轻、苗条、活泼的姑娘,她是曾校长夫人。代昆有意去看这位校长夫人,比他们学生大不了多少,口里哼着歌曲,手里拿着用绳穿起的口哨,图书馆关门她不用叫,改吹口哨。校长年纪大,夫人年纪轻,差别很大,事情很怪。不久,“包打听”们讲了他们的婚姻历史。说曾校长从前在县上一完中当教导主任,看中姓姚的语文教师的女儿,死緾活緾,姚老师是下属,无可奈何才把女儿嫁给了他。曾升任蟠龙中学校长后,就利用职权把夫人安插进来,当了图书馆管理员,这是很轻松的工作。

学校反出了右派,此人姓尹。情况如何,学生们不太清楚。尹老师形象比曾校长好,五官端正,个头儿适中。只是脸色铁青,络腮胡多,但刮得很干净。当右派后就不能上课,在办公室打杂。上课打钟,下课摇铃,代昆从来没见他笑过,他打成右派不知为啥事。

过了一年,社会发生大变化,成立人民公社。人民公社成立后,政府发出大炼钢铁的号召,要全民炼钢,超英赶美。初中生虽然年纪小,但也要参加。这学校的任务是到二十多里以外一个名叫高石梯的地方运焦炭到县上,作钢铁厂的原材料。高石梯属于地处较偏僻的山区,要过一条大河,经过一小镇,往深山里走,山高林密,小路蜿蜒。山中有一焦炭厂,昼夜加紧炼焦炭,据说好焦炭才能炼出好钢来。组织者为完成任务,不但工人更要去运,居民要去运,连学生娃娃也要去运。特别是学生,年纪不大,体力不强,从未干过如此艰巨的重活,但不去不行!在国家号称全民大炼钢的日子里,人人都发动起来。学生们如蚂蚁倾巢而出,力气大的背焦炭多一点,力气小的背少点。甚至有的爬山走路都成问题,沿途把背的焦炭甩掉,到了目的地也就所剩无几,说劳民伤财并不为之过分。

代昆在出发大战钢铁前,偶尔发现痰中带血,他不懂这是不是吐血,同学以为他吐血。吐血必然是肺上毛病,就向班主任程老师报告,说他不能去运焦炭,只能干轻活。程老师就让代昆搞宣传,把好人好事写成稿子送到广播站去。事情轻松,可他心情并不轻松,真的以为吐血了。稿子一天写一篇,没事就回工棚睡觉。工棚很大,用大木头搭的通铺,上面扯上布遮风挡雨。来来去去的人成百上千,半夜三更有的人来有的人去。男的女的不分,有空的地方就倒下去,太累,倒床立刻酣声大作,啥事都不知道了。

代昆一次半夜醒来,发现有人压着他睡着了。借助棚内十五瓦的电灯光一看,他大吃一惊,压着他的是个女的,工作服没扣好,白白净净的肉都看得一清二楚。再一看另一边,也是一个女的,臀部很大,把他抵得紧紧,性早熟的他,却萌动不起来。他想赶快爬起,怕女人说他占了她便宜,那他跳进黃河也洗不清。然而使了很大劲,两个壮实的女人巍然不动,挤得透不过气,他无能为力,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幸好,等到领队来催出工,他才得到解放。

工棚不远,是伙食团。煮饭很特别,大的锅大的灶大到不能再大,蒸饭的甑子也特大。炊事员把整袋的米根本不淘,而且没法淘,几个人用力把米倾到大锅里,水管放进水,用大铁铲铲动若干次,再用大铁瓢舀到甑里蒸。蒸约半个小时,翻倒在大簸箕里,要吃的就去舀。这饭多半是半生不熟的,居民大娘称这饭为“铁沙子饭”。此饭硬,出大劳力的年轻人吃了也不消化。至于菜根本没有,旁边放一桶豆瓣或酱菜,每人用筷子拈来就和着饭吃。

卫生条件极差,屎尿乱拉,蚊蝇乱飞。厕所里的粪几乎要溢出来,没人去挑走。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庄稼是大家的,谁去挑粪上肥?谁也不会卖力种地。

那时要吃饭太容易,走到那里都有大伙食团,拿起碗就去舀饭吃,谁也不会干涉。是做工的还是过路的谁去过问。饭反正多,吃不完。舀一碗吃半碗,吃不完就倒在地上。

代昆他们学校还死了两个女学生,是背着焦炭下山不趁摔到山沟里死的。学校就在山中临时选了个坡地,挂了几条标语开追悼会,校长讲了话。炼钢指挥部的人讲了话。学生代表讲了话。称死者为“烈士”。老师安慰死者父母说是为大炼钢铁而死,是死得其所,比泰山还重。死者父母伤心落泪,痛不欲生。他们在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儿女死得冤枉,为甚么而死?死于一场违反科学规律的胡闹。

代昆的任务就是写稿子,虽肤浅,但有的还登在指挥部办的黑板报上。

艰难的日子总算结束,学生们疲惫不堪返回课堂。

学生回学校安心读书,老师安心教书了吧?

不,学校又起波澜。

曾校长宣布学校要搞教学改革。

如何改?自从有学校以来就是老师讲,学生听。叫“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现在要教改,改来学生讲,老师听。或者老师讲,学生评讲。一位教生物的老师是个老头儿,四川大学毕业,已教数十载的老教师。他不但在本校教,还被聘到地区完中教。他姓罗,学生背后称他为“罗老头儿”。他不管教改不教改,认真教他的书,按时上课按时下课。所以他第一个挨批判。一天他上讲台,被同学拉到一边站起。同学一个一个上台批判。

代昆上台批判唸的顺口溜:

   罗老头儿老气横秋,

     只管播种不管收。

           教改抛脑后,

          不愿争上游,

           警告罗老头,

   再不改正,学生不罢休。

没几天功夫,到处都是大字报,写打油诗的,画漫画的,写讽剌小品的应有尽有,五花八门。温和的有、粗俗的有、乱骂的有。不但校园、讲台上有大字报,而且老师家里床上蚊帐里都贴有,弄得老师苦不堪言。

那时全国还提倡写诗放卫星。规定每人每天都要写几首,才能过关。有专人作统计,天天要上报。把写得好的,由学校编选成册。代昆仿“红旗歌谣”中“梯田修上南天门”、“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美国是个大蜗牛”之类,写了十多首,有五首被选中,代昆很得意。另外他还写了《喜读毛主席<送瘟神二首>》。假期中写成一部电影剧本,内容是写蟠龙镇的解放,名叫《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洋洋得意地送给语文教师看,请提意见。代昆心想语文老师定要在课堂上讲讲此事,表扬表扬他。谁知此老师在一次讲课中旁敲侧击,说学生学习要踏实,不要华而不实。还说有的学生短文没写好,就想写大部头电影剧本。连“毫不客气”也写成“豪不客气”去了,没学会走路就学跑,可想而知他“作品”如何的差了。

老师虽不点名,其实是说代昆,全班同学都知道在批评他。班上只有他一人爱东写西写。现在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台下耳烧面热了,同学们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他,狼狈极了。

当然,代昆不服。心想你优点不讲,专讲他写的错字。谁不写错字?不过老师泼冷水有一点好处,使他今后注意学基础知识,除了认真注意字词句,还要多看名著。这一时期他看了不少书。如屠格列夫的《夫与子》、《贵族之家》、《春潮》和《猎人笔记》;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惠特曼的《草叶集》;泰戈尔的《诗集》;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和《复活》;阿·托尔斯泰的《小说集》和《彼得大帝》。中国作家巴金的小说,茅盾的小说,茅盾评论集《夜读偶记》。他都读了,读得很快,如五柳先生所预言,他是“好读书不求甚解”。不过,大开了眼见,为他今后搞写作打下一点基础。

蟠龙中学由于曾校长爱唱歌演戏,并自己带头演了《放下你的鞭子》和《三月三》,促进了学校的文娱活动开展。每学期都在校园搭台搞演出。代昆脸皮薄,出不得众,每次都当观众。久当观众很不服气,感到你能上台,难道我就不能上台?到毕业的时候,班上一位成绩不好但喜欢演剧的女生唐娜,约代昆共同演戏。演啥呢?当时盛行活报剧。其剧多属于政治讽剌剧,用报纸上的时事,取其一点编成剧。老师呌学陈伯尘写《右派百丑图》,如法炮制编得快,颇粗糙。可在街头演出,不需要道具和布景。代昆演的活报剧名叫《哎呀呀,美国小月亮》。内容代昆已记不清,肯定是讽剌美国的。唐娜表演出色,代昆一般。代昆演的是美国总统,自己做了一顶高帽子戴上,说的是四川普通话,又无表演技巧,纯粹在台上装怪,乱吼乱叫。不过对于代昆应当说进步太大,能够在大庭广众中出头露面,简直是思想上一大飞跃。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