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长篇小说<<蟠龙镇>>-----第五章 解放后的蟠龙镇一、主子被出卖  

2012-08-17 16:4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星期过后,解放军解放了距蟠龙镇约二十华里的嘉山。程康久从专门捕麻雀为生的黄拐子那里得到消息,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队,在乌尤山凌云山之间的一个险要地方打了一仗,国民党军溃败。此时黄拐子正在山中捕鸟,枪声把鸟都惊得四散。他差点被流弹击中,匍匐在一人多高的乱草中得以保全性命。因为过度惊吓,不日而亡。

 整个嘉山地区除边远的县城以外,基本宣告解放。蟠龙镇老百姓看到的一第张布告是军管会发布的。代昆那时虽年幼,然而看得懂布告,看了后回去告诉祖父,军管会要坚决镇压一切反革命份子。他不知啥叫“反革命份子”问祖父,程康久吼了他几声,说小孩子没乱问。

 蟠龙镇地盘不大,但交通便宜人口密度大,是川南主要产盐区之一。经济较发达,是块肥肉。历来被社会各种势力争权的地方。人欲横流,关系复杂,千丝万缕,盘根错节。袍哥各公口在镇上普遍,青红帮发展尤快。国民党中各派别明争暗斗,形成不少山头,不时发生流血事件。连外国人也看中蟠龙镇,早办起了一起教会学校,收许多穷学生进校读书,主学英语。蟠龙镇的小孩差不多都能说 “好”、“哈啰”,“密斯头儿”、“密斯”、“古得摩尔” 等英语,虽发音不正确,美英传教士还是大体听得懂的。能简単进行交流,也是一种进步。

解放军来了使各种势力的代表人物胆寒,在胆寒的同时想孤注一掷作垂死挣扎。

历朝历代都乱世用重典,人民政权也不例外,镇压反革命份子成了当务之急。

恶贯满盈者被镇压大快人心,成为一种威懾力。在镇压坏人的同时,因是“疾风暴雨”的革命,不能可温良恭俭让,难免错杀了错伤了一批人。在第一批杀的十人中,第一个是兰主任,最未一个是卫时隆。枪毙在蟠龙镇临河的河坝里,还暴尸了三日。镇上的的人川流不息地去看,在思想上震动很大。兰主任名叫伯元,是本镇工商会主任,本来镇压不了他的。当解放军先头部队经过蟠龙镇时,他曾与镇上五老七贤一起去欢迎解放军,还传达长官“照常营业”的指示,十分积极,还热心为解放军找来补锅匠老黑,怎么一个星期过后被第一批枪斃呢?按程康久的话来说,“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他不向老黑吹 “ 他也是共产党” 就会没事。充其量接受改造,夹着尾巴做人。兰伯元该死,竟不是共产党冒充是共产党,完全是昏过了头。

至于卫时隆,他本不该死。作为盐灶房老板还算开明,又无血债,更无民愤。错就错在他先知先觉,要去乡下躲什么灾,灾是躲得了的吗?躲就躲嘛,还要带一串串人,既有狼狗还带猎枪,是去打猎还是去打游击?偏偏他神经过敏,想作点好事以拉拢人,去过风流女人桂花家,发所谓善心,叫她的男人高大成到井房干事挣钱。如果换一对夫妇,可能因此而感恩戴德,但桂花这两口子不同。桂花与朱二哥勾搭,高大成暗地里纵容。高大成是个懒汉,既是懒汉,以懒为第一,其他并不特别看重。女人去闯世界,难免利用自己的本钱──女色去引诱。高大成认为女人与朱二哥睡,并不防碍与他睡。女人与野男睡得到的是卖草多算斤两,煤烧不完,衣服够穿,吃的不用愁,哪点不好,高大成看似荒唐,实则实惠,日子过得很好,女人能勾引人,他还感到这种女人有味,仔细一想,女人能同他睡,不拒绝他,就天下太平。

卫时隆按常理去看待人与人关系,男人与女人关系,当然要吃亏。朱二哥的猴被卫时隆打死是导火线,看到镇压反革命的布告后,他下决心就去了蟠龙镇军管会报告。头头是位荣军,脚受过伤走路有点跛。人长得凶恶,国字脸,眉毛黑而浓,说话声音粗。自己介绍姓万,朱二哥就叫他万主任。向他揭发从前的东家,现在的反革命卫时隆,说他有枪,还给他的心腹万灵星说过要上山打游击。

“ 他真的有枪?” 万主任问。

“ 有!” 朱二哥说。“ 我亲眼看见,他还在他的井房用枪打死一只大青猴。”

想了想他加油添醋地乱说:“ 老板当众脱过一卖草女人桂花的裤子!”

“ 啊,好的,这种人该镇圧!” 万主任晁显得很兴奋,迅速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撕下,交给他。“ 你去公安局把纸条交廖局长。”

走的时候,万主任还与他握了手。

公安局就在不远的一座大院里,从前是王陵基小舅子的别墅。大门口站立两个卫兵,问他要见谁,他说找廖局长,卫兵说廖局长太忙。朱二哥出示万主任纸条,卫兵才放行。去了里面,看见不少人,都很忙碌。问了几个人找了好多地方,终于在后面一个小厅我到廖局长。此人很瘦,戴副墨镜,看了万主任纸条之后,又问了他一些情况,然后叫他回去。有种说法是:一场规模浩大的革命,难免杀错几个!还说“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的确,当时情况复杂,不能像平时那样慢条斯理作调查,再慢慢核实。公安局掌握的名单中有卫时隆,也有万灵星。万灵星出事,是他瞒住卫时隆转移财产,转移是犯法的。他想今后受用,结果锒铛入狱。审问他时他把一切推到卫时隆身上。

“ 这叫在劫者难逃!” 程康久知道情况后感叹道,“ 若不去躲灾,灾不会找到他头上,至少不会掉脑袋嘛。”

代昆听说卫时隆被枪毙了,悄悄去河坝,目的要见卫娟,叫她不要伤心,不要对前途失去信心,太为幼稚。代昆胆小站在远处不敢走近,如果走近看见死尸,晚上会做怪梦。读初小时有一年和同学一起去半山坡看枪毙土匪,回去做怪梦,半夜惊叫,闹得全家人不安。祖父只得去大成寺请了大师父画了道符戴在代昆身上,才清静下来。

被枪毙的十个,会有来收尸的吗?

估计会没有,可是不然,还有不怕事的人!

来收卫时隆尸的不是太太、姨太太和小姐,或其他亲友,是位驼背老头子,代昆不认识。驼背老头左一个东家右一个东家地喊,哭得两眼红肿。戴红套的民兵来干涉,问他是不是“反革命”的老子,驼背老头听不见只是哭。

“ 若他真是反革命的老子,” 一位民兵说。“ 反动本性不改,抓他到公安局班房坐牢。”

两位血气方刚的青年民兵就要动手。

“ 行行好,不要抓他!” 说话人代昆认识,他就是孙老三。他上身穿件又黄又黑的兰布衣,下身穿条已经变白了的黄裤,腰间围着麻布,典型的盐灶房“灰狗儿”形象。民兵一看就知道此人成份好(虽然还未划成份,成份的概念已有),态度和蔼了一些,问这老头到底是啥人。

“ 穷人呀!” 孙老三说,然后扯开嗓门唱起来:

 此老头穷得叮当响,

    无立锥地,无鼠耗粮。

      烧盐曾被盐水烫,

     拉大车曾压断背脊樑。

    现已七十岁,还是一条枪(光棍),

    你说凄凉不凄凉。

“ 你唱他妈的啥?嚎丧呀!快走!”

“ 你说话和气一点,我也是民兵!” 孙老三摸出个红套戴起,样儿挺神气。然后,他扶着驼背老头离开。人们当时对驼背老头哭屍有说好有说歹。说好的多半是一般婆婆大娘,说老头有良心,知恩图报。说歹的是工人农民中的积极分子,他们学了一些阶级斗争知识,认为报恩思想会丧失阶级立场。军管会知道此事,通过盐灶房工人了解,驼背老头和孙老三确实是穷工人,只是觉悟低而已。军管会为此还出了通报,今后枪毙了反革命,不准人走得太近,以防不测。

代昆回到家,见全家人如大祸临头,哀声叹气,他悄悄问母亲出了啥事。母亲说程康乐的儿子老四程天海对他们家不满,向军管会写了揭发说三叔程康久是 “一贯道 ”。“一贯道” 属于反动组织,与反革命一样要镇压。程康久不外乎在家诵过经,吃过斋,不懂甚么是“一贯道”,怎么成了“一贯道 ” 呢?关键在于程康乐儿子程天海心态不平衡。大叔父、大婶婶去逝,自己父亲去世,只有三叔婶仍健在。这是其一。另外母亲做缝衣生意,人手少,手艺不如程康久一家,同行生妒嫉。如果程康久有问题,生意自然就会垮掉。侄儿告叔父不是不可以,但纯诬陷,就有点说不过去。程康久是听江洲说的,江洲有一个同学目前在军管会工作向他讲的。鉴于卫时隆下乡躲灾,被说成上山打游击,猎枪说成步枪,冤枉吃枪子儿这个事实,全家人当然惊恐万分。

过了数月,并没有公安局的人来捉拿程康久归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刚刚解放百废待兴,工作千头万绪,要抓人也不能随便,还得作一点调查。(有街邻说这是程康久吃斋念佛,菩薩在暗中保佑)。当时未成立居民委员会,由所在农村农民协会代管。农民协会主席恰好是孙氏的堂侄。调查人员向这位领导作调查汇报,领导说程康久绝对不是“一贯道”,他们可以打包票。这事才不了了之。程康久全家由此恨透程天海,说这娃娃心肠歹毒。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