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长篇小说<<蟠龙镇>>连载----十、蟠龙镇和平解放  

2012-08-16 10:3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昆随老爷、太太、小姐、叔叔匆匆来到乡下井房,转瞬之间,现在要匆匆回去。临行前一个晚上,卫时隆同代昆、江洲、万灵星和朱二哥一起吃晚饭。他喝酒很多,心情颇沉重,说话语无伦次。早知道如此,祖辈何必创业,子孙们何必守业。创业不易,守业更难。盐灶竞争激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份家产都是他人个心血凝成。万灵星劝东家趁世道混乱之时,一走了之。卫时隆说他本可去日本或美国,那里都有亲戚朋友。可是他不想离开家乡,他爱制盐这项事业,舍不得。

说着,话题转到朱二哥身上。卫时隆说知道他与桂花有暖昧关系,但人家是有夫之妇,暗中往来会“久走黑路闯鬼,” 夺人之妻是不道德的。朱二哥没否认也没承认。老实说,不是树緾藤而是藤緾树。桂花若没有意思,朱二哥敢胆大妄为?东家当然不了解情况,他不便作解释。

又说到代昆,卫时隆把说过的话重复一次。说代昆聪明,好学,将来肯定有前途。共产党来了,穷人翻身了,加上自己的努力,成功是大有希望的。还对江洲说,你们回去时蟠龙镇解放了,要到盐灶房看看。他说他就在井房等候政府通知。卫时隆的心情肯定沉重,说话多,喝酒也多。等到太太刘琴和姨太太白丽佳来扶他,基本上已酪酊大醉,走了不远,还呕吐起来,喷了两个女人一身臭酒水。

代昆那一夜没睡好,不知为甚么他想见卫娟一面,终究没有机会,他怅惘一番。十三年后,也就是一九六二年,代昆在外地读完高中回到蟠龙镇教书,惊喜地与她重逢。虽然她长得美丽出众,而且教书很出色,还能歌善舞,却因父亲是资本家而声名狼藉。现在还单身一人。她见代昆分到这学校教书十分高兴,说这是缘分,代昆与卫娟好起来。后被六叔阻止。他是共产党员,说与资本家女儿结婚,自已会断送前途。代昆早想离开蟠龙镇到外地发展,就同意了,这是后话。

晚上他失眠,天亮反而睡着了。六叔到竹楼上叫他,快起床,快穿衣,快收拾,弄好就下楼吃饭。井房内清冷了许多。吃的是馒头,外加两个鸡蛋。工人们给代昆开玩笑说:回去别穿和尚衣了,共产党对封建迷信没好感。

走在路上,代昆回头看去,井架高高耸立,虽没来时看它那样雄伟,但感到孤高寂寞,仿佛与它主人一样。太阳出来了,雾缓慢散去,来这里居住的所见所闻开阔了眼见,增长了见识。

由于六叔没带狼狗,更由于没人催促赶路,可以自由自在缓缓行走。叔侄还摆着龙门阵,代昆问六叔东家好不好?叔答好。代昆又问为啥他怕共产党。代昆摇头,叔答:要收他的财产他怎么不怕。代昆又问,收了他的财产你到哪里去工作,而且不会再喂狼狗了。叔说他不知道今后的事,回去后再说吧,十几里的山路,摆着摆着就到了。看街道上人虽没有往日多,但没有甚么区别。不像兵荒马乱打过仗的样儿。

到底蟠龙镇解放没解放?

想问熟人,可是一个也没碰见。

穿过大街小巷,来到同春茶馆外面。茶馆开着,壁上“莫谈国事”,换成“迎接解放”,“共产党万岁”,这就是说蟠龙镇解放了。

“ 对,解放了。” 毛老板表情严肃。

“ 这样就解放了!” 六叔问。

“ 还要怎样?” 毛老板皮笑肉不笑地问。

“ 我也说不清楚!” 六叔坦白承认。

“ 难道要把房子打烂,把人打死才叫解放,”毛老板想了想补充说。“ 卖茶的还是卖茶,不会去卖布,你们那个亲戚赵文明依旧开店;你父母仍然做手工;镇长还是当他的镇长;盐巴老板还是当他的老板;今后要咋搞,我也不知道,反正茶馆生意从此清淡喽。”

“ 老板,泡碗花茶!”

人们不回头也知道是老黑来了,是他第二次这样理直气壮地叫。从前他从没有泡过茶,看下棋都是站着,一站就是几个钟头,补不补锅没关系。毛老板立刻一手提壶,一手拿茶碗,小跑过去,把茶给老黑泡好。老黑摸了张纸币丟给毛老板,毛老板看了又看心存疑虑。

“ 怎么?你怀疑!” 老黑口气很硬。

“ 两天没开门,你老是解放后第一个茶客。” 毛老板笑着说。江洲和代昆好奇地听着,发现毛老板称从前那个吃不起茶的补锅匠为“你老” 和 “茶客”,世道真变了。

“ 我是第一个茶客?” 老黑明知故问。

“ 对,第一个。” 毛老板说,“ 这纸币没见过。”

“ 没见过……” 老黑也在想,他想一会想起了。“ 这叫人民币!对,我给你的就是人民的币。”

“ 你有人民的币?” 毛老板更感奇怪。

老黑不想说啥,也无啥可说,便把眼光转一边。

“ 江洲、代昆小师父,你们坐下,毛老板给他们泡一碗茶打伙喝,钱就不补了。”老黑豪爽地说。“ 你们坐下、坐下,坐下好说话。”

毛老板只好与江洲和代昆共泡一碗茶。

“ 毛老板,你站着干啥,围过来,好听龙门阵。” 老黑招呼,毛老板选了把椅子坐下。

“上前天晚上,大约是三更光景。起先打一阵枪,大家只当打起来了,闭门不出不说,还把门用木棒抵牢。我怕过球,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便稀开门往外看,看见一队人马走来,几个人从另一边迎上去……”

趁老黑喝茶时,毛老板小心翼翼地插问。

“ 这队人是不是解放军?”

“ 对,是呀,是解放军,帽上有五角星, ” 老黑说。“ 几个跟着的人是谁呢?蔫耷耷的,有他妈的江镇长、吴老板、工商会主任老兰,他们手拿小红旗。我听见兰主任说,“ 你们辛苦了,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 人家咋回答!” 毛老板急问。

“ 你急啥,掺开水!” 老黑气派地吩咐。“ 给他们也掺上,江洲,小师父你们喝舒服!”

毛老板掺上开水,把茶壶提到炉上去,赶快跑回来听老黑讲下文。

“ 解放军一位当官的说,你们叫大家不要怕,做工的做工,做生意的做生意,不要听坏人谣言,不要乱,谁造谣谁趁火打劫今后要追究。”

“ 追究,甚么叫追究。” 毛老板认真地问。

“ 追究就是要过问的意思。” 江洲谈自己的理解。

“ 对,是这意思!” 老黑承认自己肚皮里没墨水。话题又回到他的人民币这事上来,江洲以为再听没意思,要走,代昆却不愿走。老黑说:“ 过后不久,我闭门准备睡觉时,有人拍门。我老黑半夜敲门心不惊,没做过坏事嘛。开门一看是兰主任,他平时正眼都不瞧我们一眼,现在笑嘻嘻地对我说:‘老黑呀?帮兄弟一把吧?我问咋能帮兰主任的忙呀?他说解放军在镇外山坡上煮饭,发现好几个锅有洞,要我快快找人去补,这是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我说好,就带上工具出门。兰主任问咋不带风箱、焦炭、化铁炉呢?我说这你就不懂了,行军用的大锅不是铁的,铁的经不住摔打,一般是铝的,有绵软性,只能冷补。当然锣,去了后几个洞我很快补上,试了一下,解放军司务长说行。兰主任叫我回去。司务长把我叫转去,说给他们做了事,得付钱。我说要啥钱哟,尽帮点小忙没啥。司务长还是给了好几张纸币,就是大家说的人民币喽。我只当是金元劵,司务长说是人民币,凡是解放了的地方都与银元、铜元一起通用。”

“ 解放军怎么样?” 毛老板问,“ 和气吗?”

“ 和气,还递了一支烟给我,” 老黑比划着。“ 比我们的叶子烟细,比‘红炮台’粗,味道淡淡的,还有点带苦味,不球好烧!”

“ 毛老板,开门啦!” 有人问。

“ 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 毛老板高兴地说。“ 老黑正在说你找他补锅的事呢,坐下喝碗好茶。” 兰主任说:“ 不喝茶,事太忙。市民听了反动派的谣言,人心惶惶的,他要向市民们宣传。解放军开走了,开到打仗的地方去了。叫鄙人暂时负一下责,大家开门营业,该干啥的就干啥,好了,我走了,我事忙。” 

江洲认识兰主任,知道他是工商会主任。

“ 他还是共产党!” 老黑说,大家感到吃惊,问是不是真的。“与解放军补了锅后,兰主任和我回镇时同了一段路。在割麻弯口子上分手时,他亲口对我说,他是共产党,不然,他还敢出面迎接解放军?你看,前一年警察局四处抓共产党,抓住的全是假的!真的就在眼皮下却没发现,国民党中糊塗人多,咋不气数已尽嘛!”

“ 我们该回去了。” 江洲说,

“ 陪我下盘棋好吗?” 老黑要求。

“ 改天吧,”江洲说。“ 老黑,谢你招待了茶!”

老黑拱了拱手,说不谢谢。

江洲已进了巷口,看到家了。代昆向前跑去,一直跑进家里。程康久问江洲呢?代昆说在后面。孙氏说想必饿了吧,叫淑群快弄饭。

“ 你们走后蟠龙镇翻天覆地!” 程康久说。大祖父和五祖相继去世。因说解放军要来,镇上二更不到就戒严,不准任何人在街上行走。谁若违犯格杀勿论,所以草草了事就埋葬了。

“ 死得不是时候呀!” 孙氏惋惜。

“ 你们知道吗?解放了!” 程康久对江洲说。

“ 知道,碰见了兰主任,他说解放了,该干啥就干啥。” 江洲回答。

“ 穷人还是穷人!” 孙氏叹了口气。

“ 东家回来了吗?” 程康久问。

“ 他一家还留在井房,现在还不敢回来!” 江 洲说,“ 我们在乡下老是担心你们。”

“ 想不到风平浪静就解放了,” 程康久似乎还想不通。“ 不久前警察局还在逮共产党,黑办了不少。镇上的国民党军队到哪里去了呢?就甘心被赶跑?真是料不到啊!”

江洲说要到佑德灶去看看,东家要听消息。程康久说快去快回,等着你回来吃饭。

代昆感到很疲倦,为没见卫娟一面而若有所失,拖着沉重的脚步倒在床上蒙头大睡着。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