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散文--------马识途与流沙河   

2012-08-01 17: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位文坛上的老作家与我有点缘分。一九九七年我出第一本书《戏剧人生》,虽有戏剧理论家李振玉的序,还希望四川的名家题词以增色,于是想到马老和沙河老。

  我见过马老几次,他曾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作协主席,郭沫若学会会长,又是名作家,多次来乐山参加郭沫若学术研讨会,我基本在场,但没有作过交谈,要请他题词是不是有点唐突。思之再三,决定试试,就写了封信,介绍了我书的大体内容,并请他赐以墨宝。信发出一月未见回信,我想大概马老不与我这名不见经传的人写东西了,我只好寄希望于沙河老。这时,恰好从《龙门阵》寄来一位女编辑的约稿信,那女编辑呌吴茂华,说沙河看了我的《在劫难逃》,推荐给他们刊用,由此她想请我用“白描手法”写一二篇人物,“想必定会有趣”。开始我很高兴,慢慢再一想,沙河是谁?我不信沙河是流沙河,七十多岁的人,写作事多,应酬也多,名闻海内外,那还有闲心有时间看我拙作去推荐,不可能!我不放心就写信给流沙河本人,问" 是不是有位名呌吴茂华的编辑,她说你将我的《在劫难逃》作了推荐。" 流沙河不厌烦回了两封信,都用毛笔书写的,相当工整,写完还签名盖章,真乃少见。信的结尾还半开玩笑地说: "吳茂华者,我之内人也!" 意思让我释疑。既然流沙河老先生喜欢上我的作品,求之不得,何不顺水行舟,再寄几篇给他呢?于是我将《戏剧人生》里的文章,寄给流沙河三两篇。不出半月《成都工人日报》寄来报纸,上面载了我的《不成熟就是美》,是流沙河转交的。这以后,我不再麻烦他老人家,直接寄稿,一连发了六七篇。若不是该报后来赖稿费,我仍要继续投稿下去。目前,为题词的事不踏实,马老不题,流沙河未必能题,也只能是试一试而已。

  事有凑巧,刚把给流沙河的信发出,马老的回信就拢。马老不但用隶书题了:“世界虽是大舞台,莫把人生当演戏”。而且写了信,致了歉。大意是说他大病一场后,刚刚好转就给我回信。我看了十分感动,立刻把题词郵寄到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至此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然而心事未了,忧事又来。《戏剧人生》出版后,书中居然没有题词,我慌了,急忙去电话问情况,人家更本不作回答。又写了几封信,求他们把马老原件退还,他们不理。我无赖之下求之于社长李振玉,出版社才把马老书法原件退还。我寄书给马老时把这情况向他讲了,请他原谅。马老不计较这些,还写了对联赠我。写的是刘禹锡《陋室铭》中的两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实在诚惶诚恐,我平时门可罗雀,上我家门的哪有鸿儒?实际上门来的基夲上是"引车卖浆者流"的白丁,鸿儒我没见过,即使乐山有,怎么会到我的寒舍里来呢?我知道马老是在抬举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流沙河老师也写了题词,只是来晚了。他的题词是:“赌局何来真赢客,棋盘我亦老残兵。”这题词是为我的《戏剧人生》而写的,似乎流沙河在抒他的胸臆。反正,两位老前辈都题了词,但都没有用在书上。只能裱好装框,挂于室中,以表示曾有一段与他们有关的故事。

  马老人品好,流沙河老当然也一样。但是两人有区别,马老和气,沙河老严肃。我有事愿找马老而不愿麻烦流沙河老。九十年代, 我早是中国剧怍家协会会员,突然想入作协,(从前我写戏,文学这方面参加活动太少,几乎没有),马老为我转交材料。过后我出第三本书《果卿剧作选》,作协创联部供稿中心无理加价,压着书不发,我求之于马老,他进行了干预,问题才得到解决。我认识的这几位老作家都是既有人品又有文品,真是“人如其文,文如其人”呀!他们的热情诚恳,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怍风,的确为我们搞写作的人树立了典范。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