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蟠龙镇连载 四 南华宫唱戏发生枪战  

2012-07-08 20:5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日之后,在川主庙外面一段残墙上出现一张布告:

“……查江湖医生周生浩,行为怪异,居心叵测。以行医为名,行招摇撞骗之实,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勾结王宅丫头鲁文翠纵火烧王宅而致使烧毁蟠龙镇民房一半……人人义愤,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罪状是五柳执笔写的,陈词滥调,无甚价值。然而问他内中详情,鲁文翠与周生浩如何勾结、如何放火、他图谋是甚么?鲁文翠放火之后还敢去找周生浩,非常可疑。放火人没抓到就匆匆忙忙杀了周生浩,胡乱结案,妥否?看来此案疑窦甚多,五柳也说不清楚。

知情人透露:周生浩之死是王团总搞的鬼,他贿赂了警察局局长和法官。也许证实了这位屈死的江湖医生的话,女人可恨,他这一辈子的确被女人耍弄不说,连命也出脱了。

那张判斩的布告不是外地一京剧班来蟠龙镇演出,新海报贴在旧布告上的话,不知还要张贴多久。这年蟠龙镇真倒霉透顶,演戏的当晚又发生命案。事情经过还得从头讲起。

蟠龙镇由于产盐,经济发达,衣食足然后知礼义。喜欢看戏的戏迷也多。戏园有三处:从前川主庙的戏台大,场地容纳人最多。演戏的次数也最多。王宅里有戏园,小巧精致,近于唱堂会。那是很讲究的,看戏的喝茶嗑瓜子儿。天热了还有人送毛巾擦汗,烟瘾来了有人送水烟袋。另外,最为大众化的演戏地方是南华宫,长年不是演戏就是放电影。有外地班子来,有人接待如安排食宿之类;有现成的售票员和搞宣传的人;还有一伙民间艺人到时候人手不够他们可以替补。从艺术角度讲本地的好几个川剧演员如古良碧、杨宗震、崔家祯、李福儿都是不错的。最有名的要数杨伯芝,反串女角,十分有名。联合演出也是常事。

目前川主庙住的周生浩不明不白被正法,仿佛阴魂不散,人们不敢在晚上从那里经过,总觉得周生浩老是站在那里等甚么人。王宅被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戏台当然不存在。唯一的选择是南华宫。

这次来演出的班子特别好,是来蟠龙镇演出屈指可数的好班子之一,来自天津,班主郜俊卿颇有名气,他老婆年轻漂亮反串生角,功夫过硬,唱做唸打皆能。特别是武功好,可以一口气打“虎跳” 数十个。还有个名角专演孙悟空,全国驰名,其祖父进京为佛爷演过《真假猴王》。如果说一般戏班来演,可能很少有观众去看。蟠龙镇火烧了民房,元气大伤,还有甚么心思去乐。可来的是天津的京剧班,难得来一次,不能不去饱饱眼福。何况盐灶老板们在火灾中无损失,油米帮、烟茶帮、绸缎布匹帮损失不大。蟠龙镇驻军师长团长大多是外地人,看不懂川戏,听说来了京剧班高兴得很。当地绅粮、纨绔子弟、青年学生以为京剧乃国剧,川剧是地方戏。国剧高雅,川剧通俗,高雅的戏不看可惜。所说太太小姐们也要去看,主要想看年轻女子反串小生。本地川剧班也有反串的,一个四五十岁的胖子反串年轻女子,看了叫人反胃。反正,灾是灾,戏是戏。罢工了罢工,枪毙人了枪毙人。你哭你的,他乐他的,命运不同,思想差异,历来就是如此。

在程氏家族中,戏迷是孙氏。康久也喜欢,喜欢程度仅次于老婆。由于火神没光顾,灾后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缝的便衣裤供不应求,一年难逢几个火烧天,机会不能放过。他不能去看戏,要在家日以继夜地赶缝衣服。

孙氏要去看戏,得邀一个伴同去。

去邀嫂子周氏,周氏说京班没看头,叽哩呱啦听不懂。还不如年底看川班演《目莲救母》。她又去邀约弟妹周氏,周氏也忙于缝衣服卖,当然不想去也不能去。剩下一个是喜欢玩耍的程康乐的儿媳万桂芳。刚刚一提去看戏,程康乐就满脸不高兴。程康乐转过背,孙氏问周氏,为甚么不让万桂芳去看一场戏,家法太严了点吧。

周氏悄悄与孙氏说,她是前生作了孽,今生才遇上程康乐这种人,不但不做事,游手好闲不说,还话多常常东说南山西说海。在家里就看不惯媳妇万桂芳,说农村婆娘肥猪一样,就喜欢赶场。一去半天不回,他就提笔在报纸糊的壁上写出他的“打油诗”:

乡下婆娘爱赶场,奶奶吊起一尺长,

人家不敢仔细看,只当冬瓜甩过墙。

公公如此坏媳妇的实在少见。

孙氏就不再提要约万桂芳看戏了。

孙氏自己也不去了。听说票贵还不好买,打消了去的念头。小戏迷程代昆跃跃欲试,怂勇祖母对祖父讲请,让他去看一场戏。程康久这段时间心情很好。大哥程康全家遇上不顺心的事,女儿与女婿因为奶妈事闹矛盾,三天吵五天闹,五弟程康乐家麻烦大,两口子经常打肚皮官司。只有他家还和气,不吵不闹地过日子,慢慢弥补了儿子死去的伤痕。经孙氏一说,程康久就同意孙儿去看戏,混得进去就看混不进去就早点回来。代昆看戏没扯过票,人挤时混杂其中,经验丰富的守门人即使硬把他“请”出来,可他不灰心,等待观众多的时候如法炮制,牵先生长衫衣角、小姐旗袍,顺拥挤人潮又进去了。

这次却不行。因为蟠龙镇政界、军界、商界的头面人物都要来看戏,守门员被税警团人员代替。税警团与地方守门人员大大不同,他们经常全副武装,比警察还威风。

程代昆刚要混入人群,被税警团那个满脸大胡子的家伙提住衣领甩了出去。看来今晚要看戏难于上青天。明天同学若问:“ 昨晚看戏没有?” 他如何回答。说“ 看了”,若同学又问:“ 哪位角色演得好?” 他肯定回答不上。一向以看戏多看电影多爱吹牛的程代昆在同学面前哑口无言,你说羞不羞人。

程代昆站开了,不敢再次混进人群中。假如再被大胡子揪出,说不定要挨几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小心为妙。他看见一批批人进去,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更使他难为情的是被他叽笑为“大傻儿”的吴灵光,今晚他来看戏,得意洋洋地牵着他妈妈的手进戏园去了。这吴灵光在由于反映迟钝,说话结巴,被同学当成取笑角色。代昆经常把他当成取乐对象。

可他家有钱,买票进了戏园。

聪明的程代昆因没钱买票被拒之门外。

他正感义愤填膺之时,秦二毛来了,同来的还有周芸芸。周芸芸母亲从前是唱京剧的,周芸芸也会唱几句,当然无论如何要来看戏。程代昆自从被周芸芸说成“坏蛋”,就不再与她来往。他呢?从心底里瞧不起她与自然老师一起鬼混,被当作洋娃娃玩。此时与秦二毛一齐来,使他有点淡淡的醋意。秦二毛在班上只比吴灵光傻得好一点,也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类。

“ 程代昆,怎么还不进去?”

秦二毛一眼就看见程代昆,大声嚷着。使得周芸芸回过头来向他皮笑肉不笑,弄得程代昆脸上火辣辣的。他真想上前搧她两个耳光。

“ 你有本事去试试! ” 程代昆反唇相讥。

“ 好,看我的,” 秦二毛笑嘻嘻地说,并一把拉着周芸芸向前挤去。到了收票那里,秦二毛不知向收票的说了啥,周芸芸又向收票的说了些啥,两人居然大摇大摆地进了剧场。

程代昆几乎把肺气炸!

他不能再站在那里了。若再遇上同学,他就没面子,“孩子王”的称号得拱手让给别人。

他蔫蔫闷闷地往回走,京剧锣鼓声很有韵味地传入耳里,开演了。可以想见秦二毛与周芸芸如何兴高采烈地看戏,可能还要边看戏边摆龙门阵,肯定要说他的坏话。

回家进门了,祖母问:“ 戏就散了?”

程代昆没好气地回答:“ 京剧怪不好看!”

母亲放下手中的活,帮他洗了脸和脚,叫他上床睡觉。他如何睡得着,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过了好一阵才进入梦乡,可是很快又被吵醒。一听,是二姑爷赵文明隔着一层壁与五祖父说话,意思是今晚南华宫演戏时出事了,税警团与国军三二补真刀真枪打了起来。戏没演完,观众吓得魂飞魄散,乱得不可开交。

程代昆笑起来,唸了几声阿弥陀佛。

第二天大街小巷、同春茶馆都在议论昨晚南华宫发生的事,简直惊心动魄。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这晚,演的第一出戏是《打渔杀家》。戏开场了一会,萧恩告官反被官打,正带伤回家。此时,剧场外不远处有两个当兵的边走边说笑话。听见京剧锣鼓响,其中一个说:“进去看戏好吗?”另一个说:“你先进去坐个好位子,我吃碗面就来!”说罢,一个朝戏园门口去,一个朝巷口的面馆走去,两下分手。朝戏园处走的那个气昂昂地迈上台阶,正在挺身进戏园。

“ 票?” 税警团大胡子伸手拦住他问。

“ 炮?!老子没有带,” 兵吊二郎当地回答。

“ 没有票就不能看戏! ” 大胡子吼道。

“ 老子偏要看!” 这兵做了个叉腰姿势。

税警团这位大胡子班长,可能喝多了酒头脑不清醒,更可能是神经过敏,只当这兵要抽“炮火”。说时迟来时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映,大胡子抽出手枪就放“砰!”想看白戏的老几还没回过神,就莫名其妙地到阎王殿报到去了。

死鬼的另一同伙正在店中吃蒋大嫂下的杂酱面,听见枪响知道出事了,连忙向南华宫跑来。税警团的人见一当兵的气势汹汹跑来,只当来复仇的,一不做二不休放翻再说。大胡子手毒抬起就是一枪,恰好打中此人的小腹。这兵没有倒下,使劲按着中弹处,向不远的火神庙内三二补训处团部跑去。还未跑拢,急向卫兵打手势,卫兵跑上前去急扶。那兵断断续续说了句“……南华宫……我们的人……被打死了……快去……” 话未完就倒下呜呼哀哉。

卫兵向团长报告,团长火冒三丈。妈的,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叫王排长集合队伍,带足枪弹,向南华宫跑步而来。那边的大胡子眼晴已杀红了,横下一条心布置火力,准备决一死战。由于两声枪响,剧场内的观众乱作一团,你推我搡的,骂娘的,呼叫的,声音混杂,气氛更加紧张。人如潮水般一个劲地向剧场外涌。幸好人涌出时双方压住火气没有随便开枪,不然将尸横遍野。在剧场内看戏的地方首长、军界要员急忙派人去劝双方克制不要乱来。快把人撤回去,谁是谁非以后再说。

税警团十余人撤回场商处驻地,在街的转弯处遭到不明身份的人伏击。税警团处于被动地位,伤亡惨重,五死七伤。大胡子身上挨了六发子弹。这事算摆平了。

翌日,程代昆上学时路遇秦二毛,两人本是好友,经常在一起玩耍,现在形同路人。走着,吴灵光走来,两人一见他噗地一声笑了。原来他鼻青脸肿,样儿本来就怪现在更怪了。秦二毛问怎么回事。吴大傻子说听见枪响,剧场里乱作一团,他与妈跑散。后看见一人酷似他妈,就不分青红皂白地上前吊住人家肩膀喊妈。那人转过身来,吴大傻子才看见人家是个年轻女娃子,旁边她的男朋友只当吴大傻子是小流氓,一阵好打。不是他跑得快定要被打个半死。

秦二毛说昨晚太太小姐们才惨,旗袍扯烂,高跟鞋跑脱。不知是谁说早晨打扫场地的工人捡了满满两筐高跟鞋,可见逃命之惨状。

蟠龙镇这一年可谓多事之秋。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