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我的艰辛而有趣的人生经历----风雨姻缘  

2012-07-12 20: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她有"缘" ,这是真的。

    初到剧团,一切都感到陌生。大多数演员見我其貌不扬,穿一件兰色中山装,下穿有点皱的灰长褲。鞋是布鞋,是老母费了不少工夫,千针万线做成的。我一贯不修边幅,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我的头发,常常乱如"鸡窝",原因我是从来不梳理,再乱充其量用手挠一挠了事。我的尊容形象,穿着打扮,与耍笔桿子的编剧相去甚远,联系不在一起,于是有人用怀疑眼光看我,是不是"冒牌货"。我不以为然,以为刚调到一个新単位,不是一下子就能理解的,日子长了定会转变对我的看法,我有信心。

只有一个人对我初来乍到投来和善的眼光,并轻轻地悦耳地,叫了我一声"老师"。缘分,呌我老师在剧团她是第一人。

我的估计是正确的,她还是学员。

不久剧团排演现代戏<<向阳商店>>,缺少群众演员。导演把她和我叫去,要我们演一对夫妻。戏不多,剧情很简单,年轻夫妻去逛商店,总共唱四句。我记得她叫我先唱前两句: "这个商店变了样,货物多满琳琅"。这是照顾我!戏曲有规矩,先唱可以自由开调,接的人必须搭稳调,有一定难度。我是新手,若唱后两句,恐怕就有问题。商量好后我开始練,怕上台唱不好。我拼命练这两句,反复练了几十次。可是到了台上,观众那么多,聚光灯那么射眼,锣鼓声那么紧迫,我出不赢气了,紧张得佷,张口唱竟不出声,心想这下全功尽弃了。虽是突发亊件,一瞬之间,但她脑子灵活,急忙"救场" ,一口气把四句唱完,巧妙地掩盖了过去。

在剧团里第一个称我为老师,又因一起上台扮演夫妻,这只是现象,纯属偶然。我没有去想,相信她更不会去想,何况她还是学员,你我年龄相差很大,要结合在一起恐怕很难。我自认为我是有抱负的人,我有我的事业。男子汉大丈夫,只愁功名不成,何愁讨不到老婆!我对她的好感只停留在"师生" 这个范围之内。

正当我雄心勃勃想干一番亊业之时,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工作组进驻,搞什么"巴黎公社" 式的选举,将近一百人中,选出七个文革成员,又一次偶然,我和她都当选。

好日子昙花一现,造反派赶走了工作组。造反派先斗争两个当权派和老编剧古老夫子,然后是全面开花,互相揭发,人人自危。我们文革小组成员成了过街老鼠,我被批斗数次,受尽委屈。而她还是学员,老师们是看着她长大的,斗争她的时候不多,即使斗她也比斗其他人温和,乱世中仍有人良心未泯。

造反派把我们推到一起,我与她落入同样境遇,说话自然投机。谈人生之艰辛,谈命运之难测,同病相怜起来。才发现剧团容不下我们,处处有人监视,根本不能畅所欲言。便萌生去外面寻找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于是私下商定,趁夜幕降临作掩护,分开溜走,到桥对面茫溪河边黃葛树下谈心。不料初次约会就出大问题,我们刚刚走拢,还来不及坐下,先听到一声如雷大吼: "谁!窜来黑旯旯干啥坏事?"我和她还没反应过来,一束刺眼的电光已乱射过来。紧张时刻我看见这人手臂上赫然佩有"群众专政指挥部袖套"。糟糕!若束手就擒,被押回群专,我们还有脸见人么?那才是跳进黃河也洗不清!

她年轻幼稚,从未见过如此场面,早吓得案索发抖。

我却用课堂上教学生时那种腔调与那两人辩论: "请问群专同志,我们不可以在这里吗?犯了法吗?"你们好像是川剧团的,我打电话叫负责人来领你们回去。那人没正面回答我提的问题,坚持要川剧团造反派头头来领我们回去。当然不行!剧团头头本来就要寻机拿我们的不是,这样一来,等于让他们抓着把柄好做文章。"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趁这人去打电话之机,我当机立断,拉着她沿公路逃之夭夭,很快我们就消失于黑暗之中。

活了二十多岁,才体会到旧小说里写的"茫茫如長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魚" 的滋味。我们想哭,欲哭无泪; 我们想笑,笑得痉挛。害怕有人追赶,一口气跑了二十里,从黑沉沉的二更天跑到东方泛曙色,才终于松了口气。此时我和她都才感到周身庝痛,骨软筋酥,无可奈何地坐在公路旁边等过路车来,求人家发善心捎我们一程。

"看,有人追来!"忽然她惊呌起来。

我风驰电掣般掉头一看,哎哟,果然有人骑着自行车飞奔而来。她眼力好,看清来人是剧团头号武功演员,外号人称"沙和尚",此人膀宽腰圆,力大无穷,要捉找我们两个如瓮中捉鳖,易如反掌。眼下我们实在跑不动了,咋办?似乎我们又命不该绝,不远处有座石桥,我们急中生智,往桥洞里钻。提心掉胆,半小时过去,不见"沙和尚" 找来。又过了半小时,我们从桥洞中爬出来,"沙和尚"已不见踪影。我们凄凉地互看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了句"感谢上苍"!

以后才明白,"沙和尚'根本不是来追我们的。他儿子病了,心急火撩地赶回家去,我们被吓怕了,怕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说句心里话,在这之前我们没想过要恋爱,仅仅是相互间有好感而已。可是造反派硬诬蔑我们有越轨行为,当时又没地方作辩解,也就真恋爱起来。在那极度荒唐的年月里,若不是我们在谈恋爱,那日子如何过啊!我体会到真诚的恋爱会调节心态,会鼓励你无论如何得坚持住,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