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我的艰辛而可笑的人生之路---你方唱罢我登场  

2012-07-11 09:1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多次讲过,由于我爱舞文弄墨,写了一篇剧评,领导就以为我懂戏,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強行下命令将我调进剧团当编剧。我这辈子的命运与所走的道路,就这样被领导轻率地决定了!

          这个县剧团原本有两个编剧,其中一个是演员改行充当的。领导以为此人年纪大接受新事物慢,可能写不出好作品来了,就有点想用我取而代之。照理说编剧是耍笔桿子的,文化较高,应有地位,在剧团却不然。在演员心目中,编剧是来混饭吃的根本瞧不起,巴不得将我赶走!之所以还没把我这种半路出家的所谓编剧赶走,是因为北京省上地区每年层层都要搞调演,规定必须自创剧目方可参赛,因为这一条我才勉强可以呆下去。上面布置任务,都称为"政治任务" ,编剧得马上完成,如同逼"牯牛下崽"。平时呢?编剧就成了勤杂人员。我不怕说出来丟脸,我啥亊都干过。最尴尬的是上台"跑龙套",也就是在旧戏里当"吼班",在新戏里当"群众",经常还要出洋相。这样,稍为平息一点演员们对编剧的不满情绪,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到剧团不久恰好遇上排忆苦思甜的大幕戏<<杨立贝>>缺少配角演员,导演把三个编剧都弄去。根据剧情需要,老的一个当老百姓。另一个较痩的当"二流子",我比较富泰,叫我当站在法官旁边的"推事",我说要不得,我讲不来唱不来呀!导演安慰我说,不碍事,是个站在旁边不说话不动就是了。这是我进剧团上舞台的第一个角色,穿上长衫站立一旁,感到有点笑人,只是站久了有点难受。第二个角色是在<<沙家浜>>里当鬼子兵,麻烦多了,不但要动,而且有要求,要踏着锣鼓节奏,手甩伸,脚打直,作正步走,难度较大。更令我恼火的是要我带队,也就是走头一个,行话叫"头旗"。整个走得标不标准,要看我跨出去的第一步。日夲兵共四个,第二个是团长老巫,第三个是炊事员老杨,第四个是会计老周。四个人中有三个肚子大的准胖子,只有我偏瘦,锣鼓一响,该出场了,我紧张得要命,开始原地踏步找感觉,准备那条腿先迈出去。我迈左脚他们三个都迈左脚,我迈右脚他们都迈右脚。有时刚提左脚感到不对,踏不上节奏,立即电光火石般収回,他们都得赶快收,这一改乱了阵脚,苦了他们。巫团长从前是教师,后当校长,上过体育课,換脚比较适应。可是炊事员老杨会计老周就不行了。当一次日本兵下来,衣服湿透。半月过后,分别轻了二十斤和三十斤,当日本兵可以减肥,这成为笑话。

           尽管出了错 丑化的是敌人,没关系。更主要的原因是实在缺人,只好让我们继续去滥竽充数,好在一笑了之,无伤大雅。

           如此下去,一发不可收拾,在排反对美国侵略越南的<<搗毀战略村>>时,导演叫我演越南地党员,路遇南越伪军,开打,不用枪而用匕首。由于我是左撇子,笨手笨脚,加之因我上场时找不到木制匕首,就顺便抓了把削果皮的真刀,尽管我高度留心,但手脚不听使喚,抽出刀来就刺去,若不是对方反应快,死死地将我的手腕撐住,说不定会戳个窟窿。对方不得不加句台词: "妈的,你杂种休想把老子戳死!"

          以后我被晾在一边好多日子,没参加过演出领不到伙食补助,损失很大。七十年代样板戏甚行,我们剧团也不例外,拟排<<智取威虎山>>。导演在安排角色时犯了难,他把剧团所有演员颠来倒去地作计算,人员大大地不够。单说反派,除座山雕一撮毛等外,使导演头疼的还有八大金刚。这八大金刚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搭配好才有特色,才好看。他把会计,出纳,炊事员,售票员统统加进去还不够,于是又打我们三个编剧的主意,两个编剧当"金刚",一个当"土匪",恰恰整够。紧锣密鼓排了一个多月,定于建党节为参加"三支两军"的人民解放军演出。听说看戏的还有大首长,是成都军区政委,省革委会主任张国华。地方党政军领导害怕出差错,到后台作指示,強调演出的政治意义。我们演出自然相当卖力。我是八大金刚最末一个,化的妆特别怪: 三角眼,吊眉毛,酒糟鼻子,歪嘴巴,都是别人帮化的装。有人开玩笑: " 把人家化得这样怪,还会有女人喜欢吗?" 演出时,我旁边站着的一个小匪,一看是我们剧团的团长,严肃的一张脸被丑化,乌不乌皂不皂的。团长从前在学校当校长风光好多年, 出席过教育战线的全国群英会。不知那个乱点了"鸳鸯谱" ,把没有丁点艺术细胞的他调来当团长。据知情人讲,调他的原因有三: 古板,貌丑,出身好。剧团是是非之地,具备这三点就可以大大避免风流亊儿的发生。所以懂不懂行不重要,有无艺术细胞更不重要,重要的是政治条件要好!现在我见他歪戴帽子斜穿衣的样儿,感到滑稽,想笑却不敢笑。事实上我笑人家,人家也在笑我。我夲教师,为人师表,正二八经,现在要违心地上台装丑八怪,越想越不是味。但瞬间又想通了,大约人生是如此!正如陶渊明所言: 既然让心为形体服役, 那么还有什么值得惆怅的呢? 你不想当的角色却要当,想走左边,不知不觉却走到右边来,你方唱罢我登台,仅仅为表演一番而已。

         历史就这样斜斜歪歪地续写下去!

          正想着,老团长用乐山话大叫一声:

          "格老子,好枪法,天灵盖都打烂球喽!" 

           啊!杨子荣打虎上山了,该我问话。但由于我走神,思想没集中,把 " 你是哪座山头的?" 问成" 你是哪个单位的?" 这一问,顿时使内行外行,台上台下,"哗"地一声,尽皆大笑矣!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