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短诗一束 选自陈果卿的<<学剣集>>  

2012-06-12 14:0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必骂帝王

陈果卿作

 

不必骂帝王

虽然我痛恨保皇党

 在帝王的宝座上

建造了现代辉煌

因而残留着

令人垂涎的形象

责怪专横却又赞美专横取得的

伟业

批判奢侈却又夸耀奢侈遗留的

堂皇

常有人津津乐道宫闱秘事

四处兜售御用壮阳药方

不必再骂帝王

历史的和教科书从不一样

      

 

  离去

陈果卿作

 

不是沉默的年纪

从室内悄然捧出

一盆含苞待放的花

与自己的渴望

同放在阳台上                               

不谙尘世的迷茫

以泪水的虔诚

化作春雨的洒落

倔强的祈祷

 在离去之时

                                  

啊,兵马俑      

陈果卿作

 

好一个统一中国的始皇帝

好一个中华民族气派

组织了规模宏大的战阵

啊,兵马俑,举世无双

理想终究有实现的一天

这是一个奇迹,的确

使所有帝王黯然失色

在地下继续自己的王权

那么稳固,达数千年之久

啊,秦始皇

你不但创作了长城

更创作了兵马俑

又一次震撼世界

难道你仍然在指挥打仗

又去征服什么

曾奠定民族的精神

但却是个独裁者

功与过让历史多些争议

让兵马俑解开千古之谜

应该说兵马俑

不比长城逊色

长城是静态的象征

是守卫者的诗

而兵马俑则是

英雄的进行曲

不信你看,一队队

披坚执锐的士兵

出征前壮烈的面容

兵马俑,你是有灵魂的形象

铸造者是中国第一个帝王

                                           

                                       

小巷

陈果卿作

 

弯弯曲曲,曲曲弯弯 

小巷的故事

                           

 王谢堂前的燕子

飞了数千年

木门上的桃符

文人写秃万枝笔

蒲翁坐在旧四合院里

写着从茶馆里听来的故事

老槐树抖落太多记忆

里面有爷爷放过的风筝

也许,也许

曲折常常拉直历史

心如无人管理的荒园

花能开就开,草要长就长

没有明确边界,爱也一样

拦不住的疯魔啊

迷路的都是痴情人儿

做一场春梦,还声称

这就是他们的理想世界

                            

 

     

陈果卿作

 

我  渴

但我不缺水

不缺奶汁

不缺茶

也不缺什么饮料和酒

 也许我太孤寂

 老是处于旁观者清的时候

也许我太自尊

老是不愿入乡随俗从善如流

也许我太执着

老是在寻找不该自己的隐忧

也许我太唯物

老是把身前身后事看个透

我不慕名利

不受金钱的引诱

我只图温饱

厌恶欲念与享受

我缺少知心朋友

与孩子们又有代沟

我唯一嗜好是写字

写了数十年越来越犯愁

我不喜欢人流与热闹

可是  桃花源人间从没有

我   渴

不知为什么

                        

  炼狱

写给一个修大佛的和尚

陈果卿作

 

淡化了盛世的阴影

偏向苦海寻方舟

高僧修佛了宏愿

他自己   甘心赴炼狱

于是  警世锤击声

响彻在凌云山之悬崖

不用造神的色彩

才  塑造出  世界之大

没有精卫的私怨

更无夸父之浪漫

是无私的愚公  不移

门前山  让世人仰首看

那是人间少有的奇迹

 山是一尊佛  佛是一座山

 只因不想再造新神

心中之大成为无极境界 

游人不是来顶礼膜拜

来阅读理想之歌

阅读  中国的坚韧

中国也阅读  世界

远离崇拜与感叹

造佛者  躲进小石龛

人们醒悟  为时已晚

啊   通向那里  小径长荒芜

 

 

等待

陈果卿作

 

一粒不曾受精的胚胎

竟长出生命之可爱

从童年到老年

步履仓促而奇怪

盼了这春又盼明春

匆匆走了的又来

绕来绕去  原地翘首

满怀希望却不是自己的期待

何曾想就地徘徊

温柔总比冷酷自在

有时免不了悲凉

悲凉蕴藏奋斗者豪迈

倘若你相信命运

那就步上荒唐的存在                   

  以为可俯视尘世

看到的却是自己形骸

 

清明

陈果卿作

 

茫茫天地灵与肉

生死是时间的剪辑

情感不会有疆界

又到了清明时节

悲哀  也是一种色彩

显示欲望的真诚

装饰亲人的面容  还

装饰自己形象和悼文

面对不存在的存在

人性呼唤回归

祭祀的纸幡五颜六色

何曾见  泪血染成红杜鹃

“欲断魂”实在有点儿夸张

传统文化  留出诗意空间

杜鹃

它是  一种爱国的鸟

相传它名叫杜宇

是失败了的帝王

死后  莫名其妙成了鸟

啼叫声十分惨烈

那是亡国之痛啊

声声是血

诗人们可怜它

说什么  望帝春心托杜鹃  

它是   一种性变异的鸟

据说母鸟不会孵蛋

将蛋下到别的鸟巢

利用其它鸟慈爱之心

逃脱做母亲的责任

 小杜鹃身上有可怕基因   

刚出壳便懂得生存之道

把巢里人家的蛋推到地下

狡诈得像天生政治家

杜鹃啼血   引人同情

杜鹃鸟啊   却让人痛恨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