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2012年12月24日  

2012-12-24 20:3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 丑 轶 事

 

                               醉酒入大牢

 

邱老喜爱喝酒,无论春夏秋冬,吃饭前都要自斟自酌自饮。若有客来临,就高兴而同饮。但只要见了酒,他就要揭帽,并能清楚看见他几乎落光头发的脑袋上有白气冉冉升起。于是我们打趣地问:“邱老,见酒而头冒热气,这是为何?”邱老随口答曰:“老弟,哥子们命苦!”接着他讲了从小失去母亲,随父在班子上过日子,生活没有规律的故事;懂事以后,能主演一点剧目,父亲又撒手西去。艺界很复杂,人与人勾心斗角,关系错综复杂。班主苛刻,演出的劳累,不能说不加重他心灵的负荷。演滑稽可笑的丑角,只能是角色的分工,而不是他本身在调侃人生!数不清的坎坎坷坷,道不尽的从艺艰辛。但也许是天性中的乐观成份与对艺术的幽默感觉,两者有巧合的时候,他演技逐渐纯熟,终于能登上大雅之堂。

他遭遇许多影响他人生的事件,仅举一二例便可见一斑。

“民国的某年,‘新又新’科班在大邑县演出。戏完后已是二更过,师兄师弟们吹了一阵牛,就回住地睡觉。走着走着,热气在扩散,肚子便饥饿。人是铁饭是钢,不补充食物就没精神。好容易寻到一家饭店,厚起脸皮上前问:‘大爷,还有填肚子的东西没有?’‘你是干啥的?拉车的、抬轿的、场伙上的(赌场),还是烟馆中出来的夜不收?’‘大爷,我是唱戏的。我在刘大爷的新又新班子演戏,你去看过没有?’‘啊,刘师长的班子来了,我们还不晓得呢!闲话少说,我给你下面条?’我看见大爷神龛下面好象有个酒罐,头上立刻冒汗。大爷问我这是咋啦?我说‘酒……酒瘾发了……’大爷慷慨,任随我喝好多。酒喝足了,已是打三更过后,我才前脚打后脚地往睡觉的地方走。谁知正要进入黑巷,听到突然一声大叫:‘干啥的,不准动!’‘老子就要动,唱戏的怕个球!’‘叫你别动!再动,老子就不认黄,要开枪了!’我这才被镇住,酒醒了一半。两个警察走来,伸手就打我两耳光。我大叫:‘你们怎么随便打人!我要向刘师长报告!’‘刘师长也好,马师长也罢,戡乱时期,你敢违反禁令?走,你敢跟我们走!’‘放你娘的屁,老子是唱戏的,你在我身上弄不到几滴油水!’‘妈的,他还骂人!捆起来!’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当晚把我带到警察局丢进大牢。那是死牢,牢中有两囚犯:一个江洋大盗;一个农村老婆子。婆子的媳妇毒死了她丈夫,媳妇判斩,但她身怀六甲,为保香烟后代,婆子替死。我吓惨了,第二天午时三刻,刑警把两人五花大绑,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我看见老婆子神情木然,她稀疏的黄发在微风中被吹散,她穿的缝满补丁的衣服也随风抖动,‘这是什么时道!’我差点喊出声来。”

 

                        台上台下两难分

 

  旧社会一幕早过去。时间如白驹过隙,已到公元1980年,年过50的邱福新已是乐山川剧团副团长,四川著名的丑角演员,还在努力争取进步,同我一道去省城读编剧进修班。从10月到第二年的1月历时3个月。特别是12月后,天气骤冷,邱福新与我睡在临时的寝室里,既四面通风,还没有火炉,我担心他受不了,然而这是多余的。邱福新虽长期生活在剧团里,却没有睡赖觉的坏习惯。当我还在睡梦中,他就轻轻地起床,去到旁边的小屋里生火烧开水,这工作本来有人干的,只是干的人要7时才来,邱福新有喝早茶的嗜好,所以就自己动手。水开了,他把自己的茶发起,再把开水冲进保温瓶,继续再烧几壶开水,让陆续起床的人有开水喝。1小时后,烧开水的周老头来了,他才算交了差。然后,他去附近的人民公园练功。据他讲,几十年都是这样,未尝有一日因懒惰而中断练功。是的,邱福新原来文化极低,深知文化低要吃苦头,一方面努力学文化,一方面努力练功,提高自己的表演技巧。

  当他从人民公园练功锻炼回来,已是7点半。大多数学员还在梦中。他担心来自剧团的全川编剧们大约也有睡懒觉的习惯,于是他走到天井中,开始了他的《连升店》演出。不过在戏里他是个“势利”的店老板,在现实生活里他是快乐的“邱二”(文化厅编剧班伙食团炊事员称他为“邱老”,他说不要叫邱老,叫“邱二”好了)。他迈着方步,双手背在后面,用舞台上“念白”那种语调,字正腔圆地叫:“伙计们呀,生火了呀,烧水了呀;举子、老爷们呀,起床了呀,漱口了呀,洗脸了呀,喝了茶到楼下开饭了呀!”他每叫一个“呀”,向前迈一大步,然后转过弯绕圆场,表示话已传到二楼三楼。起初,学员们以为谁在装怪,扰乱睡觉,开门往下一瞧,见是邱老,不但气消而且都乐了。于是,有人建议班主任胡立民、蔡文金,是否让邱老担任“值日官”,每早晨由他用店老板腔调,催大家起床。这一建议的提出,受到领导的重视,老邱在编剧班当“官”了,学员听课迟到的几乎没有。

  时间已到隆冬,蓉城比乐山要冷,邱老有点受不了。上课时用心听讲记笔记还不觉得,自学在寝室里就感到时光难耐,脚僵手冷。邱老的酒瘾来了!可是编剧班规矩严,中午不准喝酒,要晚餐时才准喝。班主任胡正民,资格老,老川大毕业,解放前曾任刘文辉机要秘书。对川剧有偏爱,在‘新又新’班社“跑过龙套”,对戏有研究。邱福新与胡立民该是师兄师弟关系。可是这位“师兄”胡立民,是文化厅剧目室主任,还是编剧班的班主任,不大不小恰恰把邱福新管倒。胡主任曾指着邱老鼻子说:“老邱,你是老同志,要带头遵守纪律。不管谁是院长还是团长,是台柱还是表演艺术家,既然来到编剧班,就是学员,谁也不能例外,若不守纪律,我都要狠狠批评……”邱福新实在酒瘾发了,就悄悄与我商量,他出酒,我买下酒菜,破一回例。招待所旁边就是成都有名的王胖卤鸭店,我去买了半斤鸭肉,称了半斤花生,悄悄回到寝室内。邱福新把酒斟上,头上照例大冒热气,他说了一句“老弟,哥子们这辈子苦哇!”喝酒便开始。然后你一口我一口,酒喝了近半瓶,花生、鸭肉吃了个大半。忽然他警觉地竖起耳朵,可正犹豫不定时,脚步声响在门外,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丑角功夫派上用场,他风驰电掣般用左手将酒瓶抄进大衣,右手将鸭肉、花生扫进抽屉里,如风卷残云般利落。等到胡立民主任嗅到酒的气味,正要开口问话,邱福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将丹田用力往上一提,提到喉咙口处,并发出一声:“起立!”他和我刷地站起。“班主任,你好!”他大叫一声,字正腔圆。胡立民是个怪人,官至伪西康省府副秘书长,有什么没见过,有什么可以麻过他?可是,过了年命之年的邱师弟的表演真令人叫绝,这说明他胡立民仍有威信,连口碑很好的邱福新也敬畏他几分,他感到满足,于是哈哈一笑。邱老神经松驰下来,手突然一松,怀中的酒瓶落地,酒香四溢。胡主任佯装正色:“老邱,酒怎么不揣好呀!”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