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小人物>>选登------没有性格的人  

2012-11-08 21:3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性格的人姓伍名文昭。我们虽在同五通剧团里工作,但由于我调入剧团时间太短,剧团中大多数人我不认识,(包括伍文昭)当然更不要说了解他了。恰好组织上决定排演流行全国的“忆苦思甜、阶级斗争”戏《杨立贝》,可是没有剧本。任务紧迫而重要,领导就派我跟老伍出一次差,去二十里以外的青神川剧团“借”剧本。

这给了我近距离观察、了解伍文昭的极好机会。

我两人走在一条山谷中,我的心情相当很愉快。我调到剧团工作不久,新单位新生活与我在学校教书完全不同。陌生环境,增加了我的好奇心。走着,从小路上走过来,走进长满葱茏绿树的山谷,我们要不断用手拂开树枝才能前进。空气充满水份,湿湿的、润润的,仿佛含有清香味。我们的脸上也感到了湿润,不冷,还有些舒服。向观远看去,山连着山,好像封住了去路一样,等到走近,才知山还远哩。路一直向前延伸,没完没了。我不如老伍,他走路比我快。我问还有多远,他笑着说:“走啊,走出山谷就好了,慢慢走,别急。即使迟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就在青神过夜,我保证吃饭不要你出一分钱。”老伍说话声音不高,口气缓和。听话听音,觉得老伍善解人意。老伍名叫伍文昭,比我大十多岁。身高一米六八,四肢发达。只是美中不足,头发稀少,脸色苍白,鼻大微红,嘴肥而厚,说话声音始终不大,不仔细听不清,好象他中气不足似的。

河谷走完,山向后退去,就到了青神县了。虽是县城。街道窄小,房屋不高。行人不多,与我的故乡牛华镇相比,青神清冷多了。

“先到‘赵妹儿’的饭店去坐一坐再说。”

他说“赵妹儿”三个字略高,似乎包含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因素。我曾经听剧团的演员说过,老伍每走一地,总要新结识一个或几个“妹儿”。这“妹儿”的含义不同于对象,更不是女朋友。平时并不爱说话的老伍,本事可不小,他的形象也不怎么光辉,却受女孩子青睐,真是亇谜。

到了!我们走在大街上,进一家较大饭店,老伍先向一位颇为清秀的女子打招呼。店中另外几个年轻女人,顿时高兴地大叫:“小赵,你算准了,伍哥果然来到!”小赵反而有些不太好意思,勉强问:“老伍,来这里做啥?”老伍回答语气稍稍高一点:“出差,公事!”小赵问我们吃没有,其他女人却抢着说:“废话!哪次伍哥不来店上吃饭呢?”老伍脸上突然出现飘忽不定的表情,他说: “我们有急事,办完再来吃不迟!” 老伍示意我走。赵妹儿没挽留,但一直目送我们出了店。走远了,我才问,“这赵妹儿不错呀,是你的女友?”他摇了摇头,并没说话。我对老伍虽然不了解,但是同他在一起感到愉快。他个性不强,说话和气,语调平平,近乎自言自语,不带一丁点儿情绪。随便你问剧团中的某一个人,他都说好。没发现他有什么嗜好,他不吸烟不喝酒,或许这就是他的魅力,也就是女人喜欢他的地方。

我们把剧本“借” 到手后,赶快回团交给了导演。老伍是音乐人员,拿起一把二胡便拉,他有事干。我是编剧,但还没开始写,暂时没我的事。可是我也闲不成,这出戏有不少配角,演员不够,就把我派上用场。上半场叫我当法院的“推士”,就是站在法官旁边,根本不用说什么。下半场演“坏人”,参与去抢夺一个少女,这都是剧情决定了的。然而我从来没上过舞台,更没演过川剧,正忐忑不安,老伍悄悄对我说:“别怕,你跟着我就误不了事。” 原来导演又不要他拉胡琴,让他来凑数当演员。若是别人心里肯定产生芥蒂,分明是觉得他拉胡琴不怎样,可有可无嘛,才被导演支来支去。看不出他情绪上有什么变化,还特意来教和我如何化妆,还帮我穿好戏服。开演了,我们一起出场,他常用眼神提醒我,该站什么方位,该用什么表情……我感谢他,认为他是一位大好人。

时间长了,才知他是出了名的和事佬,本事一般,与世无争,谁说谁好,自己没有任何主张,所以关系不错。剧团女人多,是非也多,因他随和又爱帮忙,又无一点脾气,女人对他都没意见,“伍大哥,伍大哥”的叫他,叫得可亲热哩。可她们并不知道这个伍大哥快满四十岁了,怎么还不结婚?他与女人关系又好,叫这个是“妹妹”,叫那个也是“妹妹”,叫得太亲热,而且与谁都开玩笑,有时玩笑开得大,我听起来有点儿肉麻。却没有什么企图。他私下对我说,只想高兴高兴,开开玩笑,好打发时光而已。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几乎叫所有的人都发动起来了,两派争斗得很厉害。伍文昭是剧团唯一的自由派,谁也不青睐他,谁也不恨他;有他也可,没他也罢。甚至他在剧团与不在剧团,上班与不上班,都是一回事。不管是风雨满天,刀光剑影,武斗频发,你死我亡;不管唇枪舌剑,你攻击我,我攻击你,恶毒手段用尽,最终两败俱伤;不管是台上握手,台下跌脚,勾心斗角,绞尽脑汁……伍文昭始终是隔岸观火,不损伤一根毫毛,心情愉快,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文化大革命发展到了“重新组织阶级队伍,深挖暗藏的阶级敌人”阶段,伍文昭万万没想到他这种与世无争,随和得失去自我的人遇上大麻烦。在“怀疑一切” 的口号下,他破天荒地被怀疑。有人贴出大字报揭发伍文昭,说他曾在四八年下半年读初中时加入了“哥老会”。这还了得!然而老伍性格好,不与人争论,更不要说与人有仇了,于是大事化小,就不了了之。过后,有人又揭发他,老伍不但入了“哥老会”,而且加入了“三青团”,这个组织可是反功动组织呀,然而又被掩盖过去了。他仍逍逍遥遥,领了工资后照例办女演员的招待。仅管他平时很节约,从不上馆子,伙食团的菜有人说难吃,三五成群地去饭馆买菜,可他从来没有。他办女演员的招待并不吝啬钱,她们要吃啥他就买啥,为此引来非议。剧团号称“福尔摩斯”的老祝主动去调查,得出结论是:老伍为人正派,从不干偷鸡摸狗的事。

终于他要结婚了。令人不解的是,对象既不是“赵妹儿”,也不是“刘幺妹”,是供销社的田秀云。小田说不上漂亮,但人乖巧,配他绰绰有余。他结婚在六月天,气候十分炎热,他没有新房,他也不愁,更不抱怨,恰好剧团放假不演戏,就在舞台一角用布围起来,里面放上床,人生大事就这样完成。在布围起来的所谓“新房”里,不通风,太热,两人便在剧场里活动。偌大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人,可尽情地干他们想干的快乐事。大概半年之后,田秀云消失了!当然引起人们的议论。或说小田图老伍的钱,但老伍太吝啬;或说老伍说漏了嘴,原来是他结过婚的,且有小孩,小田感到受了骗。不管咋猜,反正老伍这人,一肥遮百丑,同情他的大姐大婶们见他的老婆跑了,怪可怜的,又给他介绍一个姓孙的。小孙开始不同意,大姐大婶就请剧团一个外号名叫 “世界怪人”的方尹通去撮和。方尹通说:只要伍哥请他醉一台,他就去。他拍胸口,出马定会成功。老伍办了一次大招待,好酒把“世界怪人”放翻,醉了他三天三夜,醒来去找小孙也不迟,居然成就了一桩好事

老伍与小孙的婚事,怪人方尹通最清楚不过的了。方尹通是这样吹的:“媒人替小孙问:‘老伍年纪大小孙二十岁是否适合’? 伍文昭回答: ‘年纪大的人心好’!媒人又问,‘听说你参加过袍哥……’伍文昭答:‘那是解放前集体加入的,九排,属小老幺不上线。’媒人再问:‘听说你是结过婚的’。 伍文昭想都不想就说:‘结过婚好呀经验足’。这三问三答,后来被古老夫子编进戏里,成了“三爱”(仿女方口气提问):一爱伍哥袍哥九排不上线(文革中“上线”那是要挨斗争的);二爱伍哥老心好意缠绵;三爱伍哥结过婚有经验,下半年家中定把人口添。

后来伍文昭的外号叫“三爱”。

剧团因不适应形势的发展需要,被撤销了。所以,我十多年没见到过老伍。有次偶然见到他,人老了许多。问他与小孙生活得好吗?他说早离了。还说“骗人家于一时,骗不了人家一辈子。”他说现在仍打单身,至今一人生活,但早已成为习惯。他说话与从前一样,语调平平,听不出高兴还是愁苦。这是意料中的事,他不曾有过性格,没人见他大笑、大闹、大哭过;没人见他热情过、追求过;没人见他兴奋过、激昂过。在单位里,他不先进也不后进,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业务方面既非骨干又非多余……

“你见过的那个‘赵妹儿’都死了!”他说。仍平心静气,“嘿嘿,活吧!混吧!人生不过就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