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自创<<小人物>>选登------周公婚恋曲  

2012-11-26 20:2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五年,地区派出周公、老李和我三个编剧去成都听上海来的余秋雨教授讲美学。晚上,我们就在旅馆半明不暗的灯光下,听周公讲什么是美。不知为什么,已进入“天命之年” 的 周公,突然对美产生了惊人的联想:“人家的老婆美,我家的阿桂不美,都怪我啊……”

周公何出此言?我们大为惊讶。

谈到此,有必要简单地介绍一下周公。他这人相貌并不特别,眼大,眉浓,鼻隆,口阔。胡须分布在阔口四周,大有漫延运之势。平常道貌岸然,满口之乎者也。周公怎么会遇美而见异思迁呢?

周公有光辉的履历:少年得志,未满二十岁就当上中学校长。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教学之余还爬稿格,居然在省级报刊上发表数十首诗。以后爱上川剧,出手不凡,写了《平凡的婚姻》、《画相》、《风流才子》等好几个剧本,上演之后引起轰动。县川剧团团长向分管文化的副县长汇报,说不要埋没周公戏剧才能,快将他调入剧团当编剧,一定会起到好用。然而周公更是好教师,所以教育主管部门不放,于是来个折衷,暂将他借给剧团用三年。

周公才有机会与我们一道听美学课,也才有机会听他对美的阐释。以及他对曾经发生过的男女之情的奇妙联想。

编过剧的人都知道,那一声“别人老婆才是美” 发自肺腑,肯定背后有故事,有戏剧情节,我们应追根到底。很快发现周公有更多隐情,我们听了才好大做其文章。

“周公,难道你们是包办婚姻?” 我先问第一个问题。

“不是不是,”周公回答。“当然也谈不上是自由恋爱,是恋爱而不自由。不过说来话长,二公若有雅兴,我可以原原本本讲给你们听。但是要保证,切勿当作素材, 不加改动就写进剧本里去。”

从当天晚上开始,他断断续续讲了十余天。余教授的美学讲完,周公的故事也告尾声。他的婚姻谈不上圆满,也非不圆满。不圆满的历程中,常有短暂的欢乐,儿女成行便是证明,对此周公从不讳言。

五十年代初,周公年轻有才,出生又好,是当然的重点培养的接班人。照理说能够较好地解决婚姻事儿不成其问题。他所教学校地址在著名的风景地——春江。由于风水好,地灵人杰,美女特别多。学校里共三十二位教师,就有二十一位年轻女子,随便举一举如教语文的区蔓,教数学的刘瑛,教音乐的王美琴,主任吴丽蔓都是昭君投胎,西施转世。周公形容来形容去,仍说不生动,只好用宋玉文章里的句子来做结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涂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可是妨碍周公自由选择对象的原因很简单,是当时流行的“唯成份论。” 几个美女的家庭都不好,造成一生的所谓“红颜多薄命。”区蔓家透庭成份是地主;刘瑛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团长,成份是“伪军官” ;王美琴更差,舅舅当过土匪,虽未定案,反正历史不算清白。吴丽蔓家庭虽稍好一点,但也不是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还有一位佳丽名叫唐雁容,听名字就知道有多美,但解放初她刚十五岁,与国民党一个师长订过婚,但没成事实,十九岁进学校教书,被莫名其妙地被划成“姨太太” 成份 。

周公在美女中徘徊,政治与人性很难互相包容,各有引诱力,难下决断。漂亮的成份不好,成份好的不漂亮。他当然没有温莎公爵那种传为佳话的气魄,“要美人不要江山”。周公恰恰相反,“要前途不要美人。”眼看他年龄快到而立之年,在父母催促下,他才无可奈何地与阿桂成了亲。阿桂其实不丑,只是样儿一般,但成份好,又是当时学校的团支书。结婚那天晚上,风雨大作,他与阿桂正在洞房之中,将要进入佳境,突然有人猛击其门,大呼:“校长!校长!我有急事要禀报!”周公责任心强,不得不敛气收神,急穿好衣服去办公室听汇报。原来校工刘二半夜肚痛上厕所,经过唐雁容寝室,恰好大风卷起窗帘,刘二看见唐雁容正与人“作爱”,未婚哪来的男人,这不是乱搞吗?周公想,若不知道就算了,人家可是向你汇报过了呀,上面知道责任谁负?于是周校长与刘二一起去捉奸,直到凌晨四时才处理完毕。周公回到洞房,振作精神,想鸳梦重温,终因一惊一诧,作爱失败,不但一次失败,而是造成数年后性无能,妻子差点闹离婚。之后周公服用许多壮阳药,将无能调养为性有能。中年后周公得子,而且一发不可收拾。阿桂一连生了四个,年年把坐月子,好不笑人。周公笑着说:“房事太密了,我才落下个腰痛的老毛病。”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周公你还耿耿于怀么?” 老李问。

“心灵创痛难以抚平啊!我违心作出的选择,使阿桂受罪,我也受罪!”周公忏悔道。“当然,跑了题,这决不是在谈美学问题了。”至于“别人的老婆才美,”很难以说明白是美学问题,是道德问题,或是思想问题。不是现今有“审美疲劳”的说法吗?属不属于此范畴呢?周公说:“啥叫爱情?专家说百分之九十的男女都没有,只是凑合而已。”我和老李齐说:“不说啦,再说更是跑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