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小人物>>选登-----忆池先生  

2012-11-18 17:1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池先生是湖南省人,原在沙湾轧辊厂工作。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一九七三年,当时乐山许多搞文艺创作的人聚会峨眉红珠山,池先以业余作者的身份参加,并在大会发言。他的声音很怪,川话夹杂湖南口音。记得他朗诵一首因有感而发写成诗,发表在《四川日报》上。尽管抑扬顿挫地高吟他的诗作,但我一句也没听清楚。

以后没几年,池先生走红了。他学习列宁的《哲学笔记》的长文登在《四川日报》上,而且是第一版,这就显得不简单了。然而我没注意池刚由写文学作品转到写理论文章, 这里面原因什么?只单纯地想此人相当不错啊,想必不久会飞黄腾达吧!果然不久传来消息,省里几家单位要他,可他没有去,却就任了乐山专署理论科副科长。可过了不久,红得有些发紫的池先生被逮捕下狱,罪名是什么,各说不一,有说他是一个“集团”的骨干,有说他是“托洛茨基”组织的高参,反正是有“重大问题”,这使我半信半疑。观池先生本人,文人气习很浓;听他的谈吐,质朴而诚恳,怎么一下成了“反革命”了?随着文革的结束,拨乱反正提到议事日程,池先又没问题了。落实政策后的他当上了乐山市群众艺术馆的副馆长,并很快看到池先生发表在《青年作家》上的小说《萧何月下追韩信》。这小说我没细读,顾名思义,大约他想表达当领导的要重用人才,如像萧何那样。我猜想池先生是有感而发的。

他并没有静下心来搞艺术馆的工作和自己的创作,尽管他搜集整理了《乐山的传说》(也出版了);还主持出版了一套《峨眉山文化丛书》;其中他和杨炳昆先生还合作出版了一册文史研究。很快他又在《青年作家》上发表了几个中篇小说。看来他搞文艺创作是大有前途的,可他没认真地搞下去,去了成都一家民营机构当了什么“发展部长”。我碰见他时他就情不自禁地吹起来,说他不是搞写作的材料,而是有从事信息传播的才能。还吹他去的这单位在蓉修了座高楼,很气派,他这个“部长” 在18楼上,面有得意之色。我猜想他是文人,怎么去当“官”,他懂“官场之道”吗?

“我看了你的小说,觉得很不错,”我说。

“不行,我的才能不在这方面……”

他说话时伴之以微笑,显得很自信。但若进一步作观察,他眼睛仍有抹不散的几丝阴影,于是我旧话重提,问他从大红大紫一下到落入冰窖,还受过铁窗之苦,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他沉默有顷,神情严肃,似乎在追思那残酷的年代。良久,他才讲他很红很红的时候,四川某县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老学究与他通起信来,始于崇拜,终于探讨。不料这老学究被打成“牛鬼蛇神”,“ 群专”查出他与池先生有若干来往信件,这还了得!当地政法部门马上通知乐山专政机关,池先生就这样牵连下狱,说来颇荒唐!但对池先生确是致命的打击,不但摧毁了他的抱负,更主要的摧毁了他的人生信念。真是祸不单行!家庭关系出现裂痕,导致与妻子离婚,更是雪上加霜。

平反以后,因为他有才,被成都某商贸集团聘为“部长”,有职有权,他准备大干一场。可是由不得他,他是党员,党组织通知他非回原单位不可,不然就要取消他的党籍,他别无选择,只得回去。

回到乐山这段时间,我与他经常见面,总要摆谈很久。他准备在适当的时候要把他遭受的挫折、被冤枉身陷囹圄的情况写出来,公之于众。可是不出一年,他生病了,而且不知是什么病,病情日益加重,奄奄一息。仕途的失意,家庭的解体,被关被斗的耻辱,如重压在身,也许是他的得病的真正因吧!他终于没能从阴霾中走出来,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应该说他是有才华的,却过早地夭折,给我们留下的思考是什么呢?难道不值得我们好好地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