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日志

 
 

陈果卿(1986602883)原创<<小人物>>选登-----谢老夫子  

2012-11-14 21:1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多年前,我们在读书的时候,谢万元就被同学们称为“谢老夫子”了。他走路很慢,说话很慢,咬文嚼字,摇头晃脑,很像老夫子,于是得其名。我与他是同乡,同住在牛华镇,只不过他住在河那面,我住河这面罢了。

暑假期间,我们去河对面玩,就一定要到他家去。那是两条河之间因水冲积而成的河坝,低处是河沙,高处是卵石。谢老夫子就往在坡上一棵皂桷树下。一座大木房子,虽然旧但有雕花的窗棂,还有厚厚的、红漆已脱落的木门,当地人称“谢家大院”。他家只有他妈和他二人。他与妈各住一间,堂屋与灶房与堂姐妹共用。谢老夫子的父亲早死,全靠他妈做小生意维持生活,但度日艰难,经常挨饿受冻。照理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成长,会养成许多恶习,如偷盗、刻薄、自私、小心眼等。可谢万元一点都没有,有的是厚道、宽容、忍让和大方。他见几个同学来了,一定要留住吃午饭。去屋里看了看,还有一点米,他弄来煮起。菜呢?啊,还有只老母鸡,他毫不犹豫地杀了,红烧给我们吃。

“吃什么好的?这么香喷喷的?”

这时两个堂姐妹来了,从里到外都透出野性,并不把谁放在眼里,揭开锅盖见是鸡肉,两眼好象要落出来,不顾一切,伸手便抓,就大吃起来。当吃饱了准备溜时,谢万元看见了,却不冒火,只说了句“给我们剩点,别吃光了!”弄得堂姐妹反而不好意思。

吃完饭的时候,他妈才回来。问我们吃好没有?我们说吃好了。谢老妈同儿子一样,吃了上顿无下顿也不愁,天垮下来脸不变。她一年劳碌奔波,做小生意难以糊口,可从不叫苦。我们叫她吃鸡肉她不吃,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赶快走开,原来她是佛教信徒,常年吃素,从不伤害生命。

我与万元一起从牛华中学毕业,又同在乐山高级中学读书。此时遇国家困难,饭都吃不饱,同学与老师,同学与同学,感情比较淡漠,饥饿使人思考国家命运胜过考虑自己前途。我和谢万元不在一个班,但殊途同归,都名落孙山。他回到家不久,就考上沙湾兴办的一个大厂,名叫轧辊厂,为火车造轮子。我呢,在家乡牛华教书,后又到五通区剧团当编剧。我们就不常见面了。

一天,我正午睡,忽听有人在问:“陈果卿在不在?”我开门一看见是谢万元,叫他到屋里坐。他身后还有一个女人,是他妻子,粗手大脚的,但面容有些憔悴,脸黄黄的。谢万元说他不是来耍的,是来借钱。娃儿常吵肚子疼,今天带他到人民医院检查,妈呀,是阑尾炎,要马上住院,可一摸,一个钱也没有,于是就想起了我。我问借多少,他说借二十元。我当时每月才二十六元,老婆二十元,全家五口人的生活费。我想人家借去救命的,不是借去买衣服穿的。我家里没现钱,就厚着脸去借,借了两三家才凑够,谢万元激动得很,说明天叫老婆来还。果然,第二天一早他老婆就来了。还了钱就去医院看儿子。

又过了若干年,剧团在沙湾演出,我们在馆子里吃饭,恰好碰上他一人坐在一旁自斟自饮。但饮的是老白干,菜很少,没吃肉,一副很寒酸的样儿。我请他到我们桌来吃,吃鸡、吃鱼、喝大曲酒。他不来,理由是他只能喝老白干,吃小菜,把胃口弄“高级”了,今后难办。这人真迂腐,难怪人称他为“谢老夫子”。好,你就喝你的白白干吧。

吃罢,他邀我去厂里看看,我去了。厂很大,到处是机器,到处是机器的轰鸣声。我说有清静点的地方没有,他说去寝室坐坐吧。他的寝室很窄,睡的上下铺,六个人一间。我们进去,几个工人正坐在床上打扑克,有的向谢万元打招呼,说“秀才”今天写稿没有,他说写了,厂广播室给了他一元钱稿酬买酒吃了。我问他经济还没改善,他说老婆有病,能吃不能做,两个儿子都在上学。他用了句当时盛行的语录来形容他的心情:“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同寝的人都笑了起来。

他送我出厂,问我家里缺什么,我说最缺的是钱。他说真的缺什么,我顺口说缺个铁炉子。“我给你做一个。”我说明天要走了,你做不赢,他没说什么,只问明天啥时走。

第二天九时,我已坐上车,只见他扛一物,打老远跑来,我叫不忙开车。谢万元扛来一个约十多斤重的大铁筒。他说:“我花了两元钱买的,送给你做炉子。只是要找人加工,电焊一个炉桥,和两个耳朵,就行。”我说太重了吧,他说虽重但扎实,经用,二三十年用不烂。

我又一次去沙湾出差,去会了几个同学,我问起了谢万元,他的生活条件改善了吗?众人说老夫子还是老样子,我准备去找他。众人说清早你要去厂后门去找,上午你要去厂区菜市场找,下午你要去厂里澡堂找,这 “三找”把我弄糊涂了。但我抱着一试的心情,上午在菜市场找到了他。他穿件兰布中山服,过时不说而且很旧,天气热了,应该穿衬衣,可他还穿这旧中山服,而且许久没換,衣服上布满白色汗斑……谢老夫子毫不因自己的寒伧而失去乐观的天性,与我说起笑话。我问他生活怎样,他说很好,已提前退休,工资一分不剩全寄回家,自己要吃要喝自己找。清早去面包店买面包来卖,中午从乡下农民那里卖小菜来卖给城里人,下午去厂里守澡堂,平均可挣七八元。我因他顽强的毅力而感动。

两年过去了,我听说他儿子考上了兰州大学外语系(牛华中学当年只考上了他一人);又过了四年,儿子毕业了,成绩优异名列前茅。他儿子来见我时,同他爸一样,质朴、和气,满脸是笑。说他自己选择了山东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过几天就要出去报到。谢老夫子现在不固执了,与我一起喝了两杯曲酒,以示庆贺。

以后的事不用问也知道,用宽容和刻苦教育出的儿子肯定有出息。听人说,谢老夫子的女儿也考上北京的名牌大学。谢老夫子是苦出了头了。纵观其人一生,乐观是他的天性,宽容是他的品质,不畏困难是他矢志不渝的信念。一个平凡的人具备了这些优点,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难得住他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