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86602883的博客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泰夫女人系列之孙二娘

2016-11-8 7:33:27 阅读38 评论1 82016/11 Nov8

孙二娘

   别看现在孙二娘骨瘦如柴、满脸皱纹,说话老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儿,若时光能倒退回去30年,她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大家闺秀,对好多士绅子弟她还不屑为之一顾。当然,她不是《水浒传》里的那个孙二娘,专门开黑店整人。她这个孙二娘改变她命运的是因为喜欢看川剧,看多了公子、小姐缠缠绵绵的爱情,就爱上演小生的演员辜希,辜希最终把孙二娘给拐跑了。

我调进剧团工作之后,看见过辜希,当年把孙二娘拐跑的小生演员,老早不唱戏了。组织上给他一个差使,叫他坐在屋门前守几米之外的葡萄架,上面结满葡萄,小青年去偷,他就喊就阻止。小青年们谁都不怕就怕辜希。怕他生气,血压升高,心脏犯病,死了要汤祸事。

孙二娘与辜希没有离婚,也没住在一起。她住我家对面,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做饭吃。没事坐在我家门前,或坐在她家床边上,老是摆遥远如梦的过去,辜希与她一起入的戏班,两人一起唱戏,辜希唱小生,她唱小姐,收入不多但生活没问题。不知啥时他们鬼使神差地吃上了鸦片,不得了啦,挣的钱不够花了。辜希为了生活改行当打鼓师,相当于音乐指挥,挣钱多些。孙二娘由于吃鸦片人消瘦、出老相,扮小姐不好看了,被迫退二线,到内台帮女演员化妆和帮演员穿戏服。她与辜希没有小孩,孤零零的两个人,而今各顾各,一个人白天黑夜守葡萄架上葡萄;一个在阴暗角落里吸自制叶子烟,吧嗒吧嗒地使劲吸,浓浓的烟飘散到空中……她在烟中度日如年,周身是病,阎王却不来收她。

孙二娘说她曾是戏班子的台柱。可惜红的时间不长,昙花一现。解放后生活稳定收入可靠,她不能重登舞台演戏了。她边说边吸烟,还猛咳嗽,越咳越吸烟,她挣了一个外号,叫“咳嗽娘娘”。我儿子见到她就要跑,因为她瘦得吓人,小孩子都怕她。因是邻居,她又是孤人,我们弄好吃的,比如吃炖鸡之类总要给她端一碗去,她照例会说:“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真好。”我讲的这些旧陈话,都是80年代的事了。

回忆60年代中期,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孙二娘身体没有现在这样差,还参加过“革命造反组织”,上街游行有她,围攻保守组织有她,到街上贴大字报喊口号当然也少不了她。那时,我全家都属“保皇派”,其实我们不知咋个保了刘少奇呢?孙二娘家离我家近,被他们的头头派来监视我们,我们家来了谁她窃听,我们晚上出门她跟踪……当然,她怎么也不会跟踪成功,她嘴里离不开吸叶子烟,晚上,打老远就能看见,就知道她在跟踪。要说走路快她更差得远哩。而今她说的那句“谢谢,你们对我真好。”发自肺腑,也是她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忏悔。文革是场浩劫,盲目地闹什么革命,属一时冲动,情有可原,我们怎么会怪一个孤老太婆呢?

她相爱的一生辜希死了。两人住地相隔不到200米,她都没能力去看他一眼,因为脚肿了,走不到几步就要歇气。辜希守了几年的葡萄架随之而垮塌了,老树被锯掉,葡萄架下成了空地。辜希的死对孙二娘打击太大,她明白活不久了,要去了。一日,她瞧见我在家休息,招手叫我过去她要与我说话。

“有件事我不说出会……死不瞑目……”孙二娘叫我坐在床前断断续续地讲:“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我们都很害怕,特别是、是我们这些……人,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怕被打成牛鬼蛇神……领导给我讲,立场要坚定,要永远忠于毛主席……对不忠于毛主席的坏人,坏事要……检举揭发。我记起了一件事,曾同古老夫子的夫人去、去过庙宇,见一尊好、好大的弥勒佛……本地人有的叫他大肚罗汉。古夫人一面跪拜一面说这‘罗汉’慈眉善目,就好像毛主席哟……我当时总觉得古夫人说法有些不对头,毛、毛主席咋成了罗汉呢。经头头们一再说‘要忠于毛主席’,要揭发‘坏人坏事’,我就向上而汇报了……古夫人被抓,挨打罚跪,受尽磨难……是我、我害了她……”孙二娘已泣不成声,我为她能忏悔而感动。

孙二娘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那晚,我的老母不敢睡,怕孙二娘吸烟失火,把房烧了。幸好她手已无力,打不燃火。凌晨我妈发现孙二娘已经去了,她死得不是时候,演员们都在外面,留守人员随便请了人把她的尸体运去火化就算了。她是孤人,不知骨灰放在何处,又是如何处置的,在这世界上她啥也没留下了。

作者  | 2016-11-8 7:33:27 | 阅读(3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泰夫女人系列之孙二娘

2016-11-8 7:27:12 阅读22 评论0 82016/11 Nov8

孙二娘

   别看现在孙二娘骨瘦如柴、满脸皱纹,说话老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儿,若时光能倒退回去30年,她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大家闺秀,对好多士绅子弟她还不屑为之一顾。当然,她不是《水浒传》里的那个孙二娘,专门开黑店整人。她这个孙二娘改变她命运的是因为喜欢看川剧,看多了公子、小姐缠缠绵绵的爱情,就爱上演小生的演员辜希,辜希最终把孙二娘给拐跑了。

我调进剧团工作之后,看见过辜希,当年把孙二娘拐跑的小生演员,老早不唱戏了。组织上给他一个差使,叫他坐在屋门前守几米之外的葡萄架,上面结满葡萄,小青年去偷,他就喊就阻止。小青年们谁都不怕就怕辜希。怕他生气,血压升高,心脏犯病,死了要汤祸事。

孙二娘与辜希没有离婚,也没住在一起。她住我家对面,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做饭吃。没事坐在我家门前,或坐在她家床边上,老是摆遥远如梦的过去,辜希与她一起入的戏班,两人一起唱戏,辜希唱小生,她唱小姐,收入不多但生活没问题。不知啥时他们鬼使神差地吃上了鸦片,不得了啦,挣的钱不够花了。辜希为了生活改行当打鼓师,相当于音乐指挥,挣钱多些。孙二娘由于吃鸦片人消瘦、出老相,扮小姐不好看了,被迫退二线,到内台帮女演员化妆和帮演员穿戏服。她与辜希没有小孩,孤零零的两个人,而今各顾各,一个人白天黑夜守葡萄架上葡萄;一个在阴暗角落里吸自制叶子烟,吧嗒吧嗒地使劲吸,浓浓的烟飘散到空中……她在烟中度日如年,周身是病,阎王却不来收她。

孙二娘说她曾是戏班子的台柱。可惜红的时间不长,昙花一现。解放后生活稳定收入可靠,她不能重登舞台演戏了。她边说边吸烟,还猛咳嗽,越咳越吸烟,她挣了一个外号,叫“咳嗽娘娘”。我儿子见到她就要跑,因为她瘦得吓人,小孩子都怕她。因是邻居,她又是孤人,我们弄好吃的,比如吃炖鸡之类总要给她端一碗去,她照例会说:“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真好。”我讲的这些旧陈话,都是80年代的事了。

回忆60年代中期,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孙二娘身体没有现在这样差,还参加过“革命造反组织”,上街游行有她,围攻保守组织有她,到街上贴大字报喊口号当然也少不了她。那时,我全家都属“保皇派”,其实我们不知咋个保了刘少奇呢?孙二娘家离我家近,被他们的头头派来监视我们,我们家来了谁她窃听,我们晚上出门她跟踪……当然,她怎么也不会跟踪成功,她嘴里离不开吸叶子烟,晚上,打老远就能看见,就知道她在跟踪。要说走路快她更差得远哩。而今她说的那句“谢谢,你们对我真好。”发自肺腑,也是她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忏悔。文革是场浩劫,盲目地闹什么革命,属一时冲动,情有可原,我们怎么会怪一个孤老太婆呢?

她相爱的一生辜希死了。两人住地相隔不到200米,她都没能力去看他一眼,因为脚肿了,走不到几步就要歇气。辜希守了几年的葡萄架随之而垮塌了,老树被锯掉,葡萄架下成了空地。辜希的死对孙二娘打击太大,她明白活不久了,要去了。一日,她瞧见我在家休息,招手叫我过去她要与我说话。

“有件事我不说出会……死不瞑目……”孙二娘叫我坐在床前断断续续地讲:“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我们都很害怕,特别是、是我们这些……人,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怕被打成牛鬼蛇神……领导给我讲,立场要坚定,要永远忠于毛主席……对不忠于毛主席的坏人,坏事要……检举揭发。我记起了一件事,曾同古老夫子的夫人去、去过庙宇,见一尊好、好大的弥勒佛……本地人有的叫他大肚罗汉。古夫人一面跪拜一面说这‘罗汉’慈眉善目,就好像毛主席哟……我当时总觉得古夫人说法有些不对头,毛、毛主席咋成了罗汉呢。经头头们一再说‘要忠于毛主席’,要揭发‘坏人坏事’,我就向上而汇报了……古夫人被抓,挨打罚跪,受尽磨难……是我、我害了她……”孙二娘已泣不成声,我为她能忏悔而感动。

孙二娘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那晚,我的老母不敢睡,怕孙二娘吸烟失火,把房烧了。幸好她手已无力,打不燃火。凌晨我妈发现孙二娘已经去了,她死得不是时候,演员们都在外面,留守人员随便请了人把她的尸体运去火化就算了。她是孤人,不知骨灰放在何处,又是如何处置的,在这世界上她啥也没留下了。



                    

作者  | 2016-11-8 7:27:12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泰夫文 关于“深入生活”惹出来的亊儿

2016-11-2 13:02:19 阅读18 评论0 22016/11 Nov2

关于“深入生活”惹出来的亊儿


   这是过去许多年的亊儿了,你知道什么叫“深入生活”吗?

又一年桃花盛开的时候,为迎接更重要演出,我的剧本《桃花村轶亊》再完成了一次重大修改。我不知写得成功与否?当我兴致勃勃去见副局长老易时,他认真看了一遍剧本,没说什么。因为他在文化局里以老辣著名,从来都是“金口玉牙” ,说一不二。他说好,若排出来观众不说好。领导不点头,咋办?若说不好,万一作者将此剧本投了《剧本》月刊,人家用了又咋办?要知那是全国最著名刊物呀!不表态就是表态,留有想象空间,让人有回旋余地,那点不好。我见副局长不置可否,急了。忙问:“局长,我现在该做什么。”他沉吟一会,没有那么严肃了,笑问:“我认为你的生活底子较薄,对农村生活陌生,要准备到乡下去深入一段时间‘生活’”。 “深入生活?”“对”!副局长说没等我再问,他似乎成竹在胸,又说:“你快去找分管文教的市政府的某领导,他曾对我讲,从前他是搞农村工作的,经验丰富。你写的剧本又是写农村的,他定感兴趣,你快去找他汇报汇报。”

我虽然弄不清官场的规矩,但仍满怀希望去到市府宿舎壮起胆子叩开某领导的大门。虽有些侷促,手脚有些无措,但为了自已前途不能畏葸不前。我坐下后,自我作介绍,说我是《桃剧》作者,我们局长讲,领导你很喜欢这戏……领导打断了我的话,说不但喜欢而且看了好几遍  并动手修改。末了,他问:“你们文化局下一步咋办?”

“准备下去深入生活”,我一面看领导脸色一面谨慎回答。

“好呀!去几个人?”

“两个。”我急回答,“我和王导。”

“你回去对你们主管文化的易局长讲,明天开始先去眉山。”

这不用说是易局长最满意的结果。

我和王导坐上市领导的车。领导住那我们住那,领导在那里用歺,我们就在哪里吃饭,沒有一点区别。只是我坐惯了交通大巴车,领导的空调高级车我反而坐起来有点晕糊。然而收获很大,许多新鲜亊儿印入脑里,有的事例还相当感人,为修改好剧本有了底气。一次,我们同市领导坐车从峨眉去夹江,路经双福,双福有个村的村长带领村委会一班人来拦车(不知他们怎么知道的消息) ,不是告状,而是请市领导去村里吃豆花饭。车不得不停下来,村领导说市领导是好官,上次去他们村办亊,到了中午理应吃饭。市领导见桌上有鱼有肉就不吃,双方弄得来很尴尬。市领导为不伤他们感情, 说下次一定来吃豆花饭。农民感情纯朴,记住了,这次闻风而动,一定要我们去他们村里。当然还是没吃成, 理由是有急亊,都推到我们身上, 说亊急,必须赶回乐山。以后我们又随市领导下乡去了数次, 剧本在桃子成熟的日子里改完。市领导说他要看看,把把关,修改修改。这本合于情理,领导重视求之不得。然而时间太紧,离中国现代戏年会演出时间将近,修改多了搞不贏, 修改不当更会失败,责任重大。文化局研究后认为少改为好。市领导兴趣来了,把剧本改完,改得太多,命我带回来跌照办。易副局长是内行,承担巨大圧力,这才顺利进行,赶上时间。《桃剧》上演后,获得中宣部、文化部,以及全国同行好评。剧团为市争了光,领导也满意,这亊似乎告一段落,没人再说什么。

我呢?为了不被人说我吃老本不立新功,一年以后,我又写出了《山野情仇》。仍先交易副局长过目,出乎意料的是,他竟说剧本还可以,又留有余地,说离排演还有大距离。他说还得要我下去“深入生活”,我说行,去哪里?怎样去?他突然眼睛一亮,记起什么来了。他说:“上次你们与市某领导相处很好,不但为文化局节省一笔开支,关键是取得了领导的信任与支持,经验值得总结推广。”

我懂了他的意思,不是要我再去找那位市领导吗?

我有预感不好,老皇历是否可以再翻,因此有点忐忑。

那位市领导在办公室接待我,没说上几句话我就直奔主题,先送上剧本,要求帮助。市领导佯装不瘇,问啥意思?我说文化局易副局长叫我来请示你,助我解决“下乡生入生活”的问题。话刚说完,市领导象要把积压在胸中的气一下发泄出来一样,在桌上猛击一掌。这一掌虽击在桌上。如同击在我脸上。我明白这次非彼次,这个剧本会胎死腹中,领导不支持绝对排演不了,我也蒙了。接下来这位市领导态度仍未和缓,他说:“上次你们拉大旗作虎皮,说我带领你们深入生活修改剧本。可我熬夜写下一千多字的修改意见,一句也没听一句也没用,现在你们又想起我来了……”

他话没说完,余怒未熄,趁他不留意将自己的剧本抓过捏在手上,灰溜溜出了办公室。我一路小跑,得赶快去汇报。经玉堂街,穿过老公园,恰巧在丁咚井街看见易副局长不紧不慢地走来。我趋前几步,一五一十,向他作汇报。我的第一句是:“哎哟,局座,大事不好了!”他呌我慢慢说……我讲完后,不料经常教导我们“泰山奔于前而色不变”的人,脸色也渐渐发白。最终他嘴角嗫嚅,挤出一句话来:“……充其量这个副局长不当了!”他走了后,该我愣住。“充其量这个编剧我不当了!”但说不出口,我不敢。

 

 

作者  | 2016-11-2 13:02:19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泰夫女人系列之 高香

2016-9-16 15:43:36 阅读27 评论0 162016/09 Sept16

高香

 

60年代我就认识高香,那时她是一个年轻姑娘,圆圆的脸,头发剪得短短的分开,用夹发针夹好,整整齐齐,这种女孩子发型被为是开朗型。与之相对的长发、长辩的女孩比较秀气、斯文。高香是蟠龙镇人,戏院里不停地演川剧,在茶铺里还有川剧座唱。高香家穷,生活困难,就进了川剧团当学员,她小,人瘦,没过几年功夫,她长胖了,20多岁,发胖,人人叫她高胖子。她在剧团中当过演员、跑过龙套,最终成为领腔,而且在地区内较有名气。她的胖使胸部厚实,像世界男高声帕瓦罗蒂一样胸部发出共鸣声,赢得了听众的喜爱。到了80年代,那是一个突变的年月,剧团被撤销,高香随之从人们视线中消失。

20世纪过去,21世纪来临,传来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高香成为富婆,从美国回来了。一般人去不了美国,高香不但去了美国而且竟然成了富婆,起初听到消息的人都不相信,说是不是同名同姓的高香,不是我们认识的、当过川剧领腔,胸部大身体肥的高香。她如果去美国那么容易发了财,全中国的人恐怕要跑光一半!不但一般人这样认为,连过去高香的老师们也持同样看法,说她去美国发了财如天方夜谭,毫无事实基础,肯定是谁在以讹传讹。

然而这个时代又是荒唐的时代,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使人不得相信,不得不承认。高香真的回来了,而且真的身揣几十万美元。有人看见她成天忙碌四处选住房,要选大的,位置好的,设施齐全的,这信不信由你!剧团里的杨和尚从前追求过高香,曾与高香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有一段诗歌般的、缠绵的爱情故事。杨和尚说他当初甩了高香,高香说她当初甩了和尚,不知谁甩谁,反正婚事不成,不管怎么说,杨和尚最想听曾经的恋人的罗曼史、发财史。就打定主意去访问高香。

仿佛是传奇故事。高香以为杨和尚来看她是想她的钱,拒绝不见。杨和尚托人解释,说他是二级演员,国家发工资,不愁吃不愁穿,绝不想别人发善心给点美元。高香这人心肠软,听不得别人说好话就同意见杨和尚,地点选在茫溪河边榕树下,当年杨和尚与高香第一次拉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嘴(现在叫接吻)的地方,具有纪念性质。二人见面了,把杨和尚吓了一跳,同样杨和尚也把高香吓了一跳,高香胖如大佛,杨和尚瘦小如土地菩萨。高香说杨和尚你是不是下了岗,一月只领三四百元,愁吃愁穿成了瘦猴子。杨和尚说笑话,愁什么吃愁什么穿,拿1000多元,悠哉游哉,生活好得好。杨和尚问高香在美国算不算最胖的,高香说杨和尚是井底之蛙,无知到极点。她身高16,重120公斤在美国算不上胖,重600公斤的不少!杨和尚问她美国吃啥?吃鸡吃鱼吃肉?高香说不吃鸡不吃鱼不吃肉,只吃牛奶和巧克力。

高香说的是不是真话暂且不管。杨和尚问高香怎么成了富婆?是杀了人还是抢了银行?高香勃然大怒,迅速变脸,骂杨和尚境界不高,尽以“小人之心度高香之腹”。说没有共同语言,于是挺着大肚子气冲冲地走了。

高香成为富婆之谜,不久真相大白。

她们高家解放前是大的家族,老爷子一辈中大老爷当过县长,么爷当过国大代表。土地有上千亩,工厂有数家。高家人又极有远见,培养孩子们多读书,读大学,好到国外留洋。到高香一辈,堂叔、堂婶中有的在日本的,有的在美国的,有的在加拿大的。后来因为解放而断绝音讯,高家没来得及走的成年人多半吃尽苦头。高香年纪小,五十年代她才10岁,因家贫进了剧团。改革开放后,高香才知道她有个叔叔在美国,2000年叔叔从美国来看她,相见时大家都哭了,叔叔问她去不美国玩,高香摇了摇头说太远不去。叔叔说坐飞机快,一天一晚就到,她说更不敢,飞机滚下来咋办?把叔叔说笑了。高香事后对丈夫提起,丈夫说她傻,美国遍地黄金,去拣点回来不就成富翁了吗?高香心动了,打电话给他叔叔,只说她想去美国看看,没有说黄金是不是可以随便拣得到。高香去了美国,整天无所事事,吃了耍,耍了吃,感到无聊。叔叔知道她想工作,介绍她到唐人街中餐馆干洗碗打杂活,她高兴得很。她能干,能吃苦,利用休息时间多处打工,一月挣好几份薪水?几年时间她挣了30多万美元,有了钱,她想家了,这样,在中国一个小县城里一位富婆就诞生了。

作者  | 2016-9-16 15:43:36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泰夫女人系列之 芸芸

2016-8-31 15:59:31 阅读20 评论0 312016/08 Aug31

   

 

我偶尔看报,不经意地读到一则消息:

峨眉境内某宾馆,昨日一女服务员,年龄28岁,吃安眠药过量,经抢救无效死亡。死因不明。

女服务员是谁?我认识吗?

“怎么不认识?她就是费进的女儿费芸芸。妻在一旁提醒,然后发出一连串的叹息声。

我惊呆了,仿佛芸芸如同我的侄女一样,她的死在我心中造成长时间的不舒服。曾几何时,好不容易她长大了。长到28岁,为什么她要选择自杀呢?

往事萦回在我脑里,时光倒退回去,文化大革命已开始了两年,我那时在某地一个川剧团里混饭吃。现实世界乱哄哄一团糟,口号震耳与争斗成性已成为时髦,代替了一切,为摆脱政治与革命,我恋爱并很快结婚,很快有了小孩。费进是造反派头头,坐上造反群众组织军长宝座,指挥“千军万马”四处闹革命,保守派见他怕三分。在同一年他老婆为他生下一女,取名芸芸。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我的儿子与他的女儿逐渐成长,一起进了小学。我的儿子虽然个头儿高一些,身体胖乎乎的,可是若要与芸芸打架,十次有九次会败下阵来,问儿子为什么要与芸芸打架,儿子回答是她欺负人!剧团宿舍有道侧门,可通学校近路,芸芸家门恰好正对着,我儿子想走过去,芸芸就是不准“保守派”的儿子过去。儿子强行通过,打架不可避免。芸芸的尖端武器是一双手上的长指甲,猛扑过去,把儿子脸掐得血迹斑斑。芸芸自小养成了不好的性格,就是所谓说的“豪强”,她被同学称为“小泼妇”。每次芸芸在外惹祸打了人,家长上门告状,费进蛮不讲理,指责别人“恶人先告状”,因而一点错也不认,间接鼓励他女儿进一步发展不良行为和习惯。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父女性格何其相似,总想当歪人凌驾于别人之上。剧团在文革中出生的孩六七个子,大致分成两类;一类读得书,一类读不得书。芸芸要当歪人,你就要努力读书上进嘛,可她不争气读不得书,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性格古怪的芸芸长时间不愿就业,总嫌工作劳累挣钱又少,在家里耍了两年。费进发火了,说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姑娘家已长大成人,还依赖父母,今后怎能嫁出去!芸芸听到这个“嫁”字,产生好奇?脑子忽然开窍。是的,她怎么能长久待在家里吃父母穿父母呢。

不知通过谁的介绍,进入宾馆工作,以后她的事就我不知道了。因为我的工作调动离开了原单位,到外地工作去了。很多年过去,先是听到芸芸的父亲费进死于癌症,死时还不满50岁。“英雄”一时,死后凄凉!为让别人不知道他死了,叫妻选择边远小县火化其尸。这人至死执迷不悟!人死为大,谁还计较他生前的专横与霸道?到是他记住了自己的恶迹,隐藏于心直到闭眼。

这么多年不知芸芸消息,可是一旦知道成了晴天霹雳。芸芸小时爱打架,爱欺负人那是不懂事,是不能算作错误行为的。到底是何原因使她如此不爱惜生命,只活了28岁便打转身?凑巧碰见同在剧团工作,又与费进夫妇是好友的岳非,问芸芸究竟是为啥要自杀?岳非说芸芸在宾馆里负责接待工作。该宾馆是政府办的,规模大,环境好,来来去去的不是有钱的体面人,就是本地官员和上级首长,芸芸到了择偶年纪,当然留心长得帅的,留心很久,终于一位符合条件的、青年的官员进入她的视线。他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吴欣。两人私会几次,一拍即合。吴欣的长相、气质、谈吐都使芸芸满意,更使他满意的是吴欣的工作单位是政府部门,听起来舒服,说起来光荣。芸芸从20岁与吴欣勾搭一直到28岁,八年时间多么漫长,多么难耐,但她被吴欣的谎言所蒙蔽,说他定会与妻子离婚而娶她。芸芸说:“8年了,不能再等,必须马上决定与她结婚!” 若吴欣仍然拖下去,就会死给他看。他不相信,上他的班去了。芸芸彻底失望,一气之下,吃安眠药本想吓吓吴欣,谁知不小心吃得过量,等到发现时芸芸已经断气。

芸芸死后,丢下她母亲一人。这位看似身不强、体不壮的女人,表现出惊人毅力,没被夫死女亡所击倒。她的顽强与坚毅,受到包括费进的反对派们在内的“同情与尊敬”。

 

 

      

作者  | 2016-8-31 15:59:31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四川省 乐山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学    历 中 学
职    业 编辑/作家/撰稿人
血    型 B 型
性格特点: 谨慎,幽默风趣,热心助人,成熟稳重
兴趣爱好: 交友,文学,艺术,读书杂志,健康,政治
喜欢运动: 其他
喜欢音乐: 古典音乐,乡村/民谣
喜欢电影: 历史剧,文艺片,悬疑片
交友目的 结交朋友
婚姻状况 已婚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